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R18】Gulfport

未授权自翻译,仅为存文用,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0591

 

 

 

Chapter 1.引言

    由不朽的作者写出的最后一部小说告诉了我们生活仍在继续。

    ——劳伦斯 洛根丁

       血颂 是,据作者所说,他所写出的最后一部作品。M.德.莱昂科特的这部夸夸其谈的作品的粉丝们则表示他将毫无疑问地收回他之前所作出的承诺——“让我们现在从小说跨入传奇”,在 恶魔迈诺克 的结语中他这样写道(是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但这并没有发生,当然,而人们甚至怀疑它是否有发生的可能。

       然而,这一次,是上帝而不是魔鬼占据了莱斯特让他拾起自己的笔。现在和他漂亮的吸血鬼男友以及一个年轻的吸血鬼女巫一起居住在一个农场上的他,踏上了寻找久已失踪的超自然生物和自我升华的旅途。在一场旅途中他失败了,而在另一场中他却取得了成功,而作者以往的经历则能够在我们阅读第一页之前便向我们揭示出哪个是哪个。我只想说,德.莱昂科特仍然是他自己生命中的英雄。

       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M.德.莱昂科特倾向于从怪物中塑造出英雄。他本就是现代趋势的一部分,而且是极为有趣的一部分,因为他需要读者们从怪物的角度思考他们的性格和行为。然而,作为一个主人公,莱斯特的真正邪恶却一直是作为一个人而不是超自然生物的。事实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谋杀者,不过是给出了一个哥特式小说的背景,另一方面的事实是,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这从他的故事中可以看出,即使在他的文章中他不断地故意忽略这一点。从客观的角度来评价M.德.莱昂科特,他的故事总是提示着它的主人公并不是可以完全信赖的,尽管在过去,我认为这一线索表现的并不明显。在最其他的方面,作为一个叙述者,莱斯特对他自身存在意义的相信足以混淆任何作者所透露出的对于角色行为不满的信息。他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恶魔,而他自己也知晓这一点。

       由于血颂 的特殊风格——意识流式的回忆,突然的转折,电影式的叙事方法,甚至是一些模糊的德里达式的解构主义,比D.H.劳伦斯更加凯鲁亚克式的狂热的描写方式——突出了德.莱昂科特的自述的不确定性。这种矫揉造作的文学风格展现出了一个苦涩的,充满悔意的,并且明显非英雄的怪物,他缺乏满足于虚无的自我意识。莱斯特在他之后的生命中要做些什么,有人会想,但答案无非是可悲的无所事事。但是这个故事却使用了一种令人愉悦的狄更斯式的叙事方法——这一点我想M.德.莱昂科特也同样知道,因为我可以从故事中至少数出五次提及了查尔斯.狄更斯的名字。

       血颂 并不是一部好的小说,但它仍然是该作者之前的作品的一个后续发展,因此,对于接下来的故事的好奇让我们持续追踪着德.莱昂科特的作品(我必须承认这一点)。M.德.莱昂科特始终受到美国文学传统的影响——特别是侦探小说——而他又将要根据喜好实验性地加入其他经典作品的元素。但事实上,他还没有这样做(总体上说,除开意识流的技巧之外,这本书仍然需要大量的修改编辑)但是我真诚的相信这是一本花费了大量心血的作品,也许吧。此外,如果他真的如他自己所称是一个不朽者,那么他将会有足够的时间来丰富他的写作技巧。

(本报记者讯,阿拉巴马,2003)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路易,现在你所读的是我内容丰富的附件,我本已经想出了一个更加完美的引言。但是我写了这更长的一篇,不过它真是糟糕透顶。

这里:

亲爱的,

享受你的同人文吧。

Fuck you,

莱斯特.德.莱昂科特讯,阿拉巴马,2011.

/

文学天才。恩,你知道的,但是你能够忍受这个吗?

xx.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莱斯特,

我假设这是一个讽刺。

L.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我最亲爱的对手,

所以你不喜欢这个。真令我深感惊讶。那么你介意我描写得稍稍具体一点么?

最美好的问候,

吻你 

莱斯特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你是真的在询问我的意见吗?

L.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是的路易我真的在询问你的意见。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通常邀请你的读者“fuck you”是一个糟糕的做法。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这也同样“通俗”。我感觉它暗示着一种与常理的脱离。你喜欢那种存在主义的绝望,不是吗?我认为这会是你的菜。

X.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我了解在自传作品中通常所惯用的文学传统,并且你的一些实验性的写作风格在这方面也将具有重要价值——口语化的确加深了这一印象,特别是它们准确地传递出了你在“现实生活中”使用它们的程度。你也许会有感兴趣,关于这种手法最有说服力的一个例子就是哈罗德.诺斯的一系列关于朱塞佩.焦阿基诺.贝利的罗马十四行诗翻译。我非常推荐你能够读一下这一系列,特别是如果你同时能够找到一份原版的诗歌印本的话。

       然而,诺斯(以及贝利)都证明了,粗鄙的话语并不是关键之处,并且你不能用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非正式话语来替代现实。事实上,如果这本书确实非常好,并且引人深思的时候,这看起来会更加的做作和格格不入。

       所以:总的来说,我在某种程度上能够支持你的直接描写,但并不建议你大量使用你的那种暗示方法。

L.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你刚刚是不是说我的书非常好?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当然,那是我说明的一部分而你就这么断章取义。你果然一点都没变。

       但是是的,这就是我写给你的修改意见。我还可以给出一些建议,但是我认为你需要对自己的写作有点信心。

       我还需要进一步承认,你那令人难以忍受的另一种引言确实给读者适当地增加了一些你想要在书中给出的“不可靠的叙述者”的印象。在你至今的作品中这一直是一个主流,但是我感到你在这里正把它转变为一个更为微妙的因素。而引言则应该反映这一点。这是一部看起来相当平淡无奇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也不符合你那夸夸其谈的个性。

       经过思考,我内心完美主义者的部分认为这本书值得你对你以前的小说中的自我个性进行参考,所以也许你会为我对你的这部分引言的评论而发脾气。

L.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哦,我的小路易,我真是为你的这种被动的攻击性而着迷,当然这是反话。电子邮件对你来说真是一个完美的媒介——除掉了语音,要破译出你话语里混杂着的信息比你在说话时变得更加困难了,将你那仅仅是尖锐的话语提升到了一个概念艺术的水平。

       我是多么的想念你啊,路易。没有了你,我再也不能自我厌恶到那种程度了。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也许你最好别再给我写信了。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路易,

除开其他的理由,我觉得我应该询问你的意见是因为这本书是有关于你的。于我来说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好意。好好享受吧。你没有否决权,但是我会考虑到你的感受。难道我不是很仁慈吗?

并且仅仅通知你一下,我也使用了你对于我上一本书的糟糕评论用于参考,但是你不能对此抱怨因为那是公开发表的。顺便一说,你的评论用户名几乎跟你的电子邮箱地址一样自命不凡,但是我会原谅你这一点因为你也想不出更好的了。

吻你,

莱斯特.

PS:我应该给它起什么名字呢?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格尔夫波特”。

       不要再纠正。也不要再给我邮件。我说真的。我完全不适应这种交流方式,它让我感到不舒服。并且我对于评论向你道歉。但我是当事人,当然,对我来说那更加痛苦,比你应得的要痛苦的多。而且我怀疑在2001年所发生的事情同样也对我产生了一些影响。

L.

 

From:dionysus@jmail.com

To: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我能过来吗?

 

From:johnharmon@jmail.com

To:dionysus@jmail.com

Subject:Re:Re:Re:Re:Re:Re:Re:Re:Re:Re:Re:Re:Re:Re:Re:令人震惊的辉煌作品(引言)

莱斯特,

让我考虑一下。

路易.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