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Gulpfort(完)

Chapter.13 You can always come back, but you can't come back all the way

  

  You can always come back, but you can't come back all the way

  

  From: dionysus@jmail.com

  To: 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 ??

  

  我无意催促你,亲爱的。

  

  From: johnharmon@jmail.com

  To: dionysus@jmail.com

  Subject: Re: ??

  

  我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或者更多的时间。不过我得说我很感激你在与我的对话中没有将“上帝”这个词大写出来。

  

  L

  

  From: dionysus@jmail.com

  To: 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 Re: Re: ??

  

  我知道你是多么享受你那小小的存在主义的反叛行为。

  

  听着,我得跟你谈谈第二部分的内容,在我将它发给你之前。那不是很容易,就像你也许能够预料到的那样,而我觉得我们应该面对面地来讨论这个。

  

  吻你

  莱斯特

  

  From: johnharmon@jmail.com

  To: dionysus@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

  

  你真的认为有那个必要么?

  

  From: dionysus@jmail.com

  To: 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

  

  让我老实说吧:它那逐渐形成的主要内容之中很少是我对你做了什么,而更多的是你对于那些事的反应。而且那一点也不温和。而在某种程度上那也开始让我因为写下了它而感觉很不舒服。

  

  From: johnharmon@jmail.com

  To: dionysus@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

  

  是的,我想它是会的。但是你是在写一篇小说,而不是在取悦我。

  

  From: dionysus@jmail.com

  To: 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

  

  哦,你真逗。但是我是认真的。凄惨的抑郁情感不是很漂亮,即使是在某个像你一样漂亮的人身上也是一样,而我并没有画出一幅讨人喜欢的肖像画。更重要的是,我甚至不觉得我想要那么做。

  

  From: johnharmon@jmail.com

  To: dionysus@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

  

  我对于一幅讨人喜欢的肖像画的兴趣还不如我是一部好的小说的兴趣大。但是让我们到了那个时候再来讨论第二部分的编辑问题吧。

  

  From: dionysus@jmail.com

  To: 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

  

  From: johnharmon@jmail.com

  To: dionysus@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

  

  我确实就是这么说的。现在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完成我的工作。

  

  From: dionysus@jmail.com

  To: johnharmon@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

  

  哦,我的天啊。愿他原谅我在我的那些基本礼仪方面所作出的自负,愚蠢的尝试。

  

  From: johnharmon@jmail.com

  To: dionysus@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

  

  莱斯特,

  

  我已经附上了我那些小小的修改以及关于你文章结构上的一些建议。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思考之后,我觉得我同样必须对你写下(或者打出)这段补遗。这不符合我的最佳判断,就像是以往对你的任何形式的坦白一样,但是我的良心坚持我这么做,而这就是:

  

  我很抱歉至今为止你一直觉得我对你小说的注释是冷冰冰的。你这么认为也不是完全不对,因为它们的确是刻意为之的。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持一种必要的距离,而我很确定你能够理解这一点。可我那么做不是为了要引起你的痛苦,同样也不是因为我从未爱过你,就像你错误地认为的那样。你认为追忆过去的这一年对于我们两个都不轻松的这一点是正确的,而对我来说可能还要比你好一些。我的温暖,就像我肯定你现在一定会对此大声嘲笑地那样,同我的爱和我那关于它的声称的拒绝一样,是条件性的,就像你在你的文章中所写出的那样。

  

  所有这些话都只不过是想告诉你,请你明白我是真的爱你。那只是因为我离开了你,而我必须在工作中保持那种疏离的态度和语气。我可以完全地拒绝为你而阅读,但是我相信你的作品是很好的,值得我的关注(请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如果我不是那样感觉的话,我根本就不会为这个而费心,而且通过一直以来读你的那些作品,我很确定,你对关于我的那些信息有着足够的了解,从而能够表现出整件事情的真实情况)。而我同样也开始怀疑,缺少了我的参与,你很可能就不能够完成这篇小说了。这种情况无可否认是十分复杂的。

  

  但是我知道你能够明白有时候人们会被要求作出一些理智的决定,虽然那在情感上来说是很难接受的。这是自由意志的情况之一,明确地知晓让我们做出这样(就像他们所说的)困难的决定的同样也是我们自己,而不仅仅是我们那兽性的冲动。我有时候会想这种情况对你来说是否会比对我来说要更加的容易,而在进行那些思考的时候,我偶尔会希望我能够从这种冲击中保护你,而不用牺牲掉我本身的完整性。即使我们两个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我仍然想让你知道我的确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对于告诉你这个有一些犹豫,因为所有的那些我提到过的原因,但是我认为我必须这么做,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怀旧情结,而你却把你自己的那一部分完全地忽略过去了。我很欣赏你在你进行叙述的上下文中能够这么做,但是我请你把它们纠正过来,一点点也好,至少是在你自己的思想中,带着我的这段回忆。你的鼻子同样也压着我的,先生,你自己的脸也是红扑扑的。而且是你说出了那段你所提到过的诗句,而我的确有那个弱点,听到那些温柔的词句从某些非常美丽的人嘴里说出,就像你一样。如果你希望的话你可以称我做纯粹的唯美主义者,我知道那有一部分是真的。当然我还记得那个。我同样也希望你还记得它,为了你自己的缘故。

  

  有一些事情你也许已经忘记了——或者也许你只是选择不讲述它们——但是你是否还记得那一周是你唯一一次允许我在你面前听鲍勃.迪伦的歌?我想那段对话同样也包含了我关于琼.贝兹的‘钻石与铁锈(Diamonds and Rust)’的讨论——“我写的诗糟透了,你说,”是这句歌词,我想,让我想要告诉你这首歌。我这么做仅仅是为了能够让你笑起来,但是你跳起来,抓过了你的电脑,然后让我把它放给你听。我这么做了。那个时候,我谈起了鲍勃.迪伦,以及他的专辑路上血痕(Blood on the Tracks),而这张专辑不是(在我的理解看来)关于他与贝兹的关系的,但无论如何那是关于一段关系的。你让我听着它,然后告诉你关于它的事情——事实上,你坚持让我这么做——通常来说你永远不会这么做的。“我想要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亲爱的,”你说道,“告诉我所有的事情。”

  

  所以我自己找出了那些歌,在你的指导之下。我按照顺序将专辑上的歌一首首播放出来。你专心地听着每一首歌,一语不发,直到‘倾盆大雨(Buckets of Rain)’的最后一段旋律也逐渐消失,接着你直直地看着我,你的眼睛要比知更鸟的蛋更加的蓝,并且闪烁着顽皮的光芒,而你的脸是那么的美丽,你说,在我的记忆中,这张专辑是自我又傲慢的,并且还需要大量的校改。‘愚蠢的风(Idiot Wind)’是“也许还将就”的,但是它仍然失去了“大约四小节。我的天啊!”而‘暴风雨中的港湾(Shelter from the Storm)’你承认你喜欢它,但是“那些关于议员和牧师的含义隐晦的废话都是什么,路易?怪不得你会喜欢它。”

  

  这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风格的讽刺,吸血鬼莱斯特,而那让我不至于遗忘它们。我笑起来,并且我就那些话语揶揄着你,用一种你在那段奇怪的时间里会允许我做的谨慎的方式。接着我说也许红桃杰克,也许迪伦最广为人知的那个角色,比你自己意识到的还要接近于你,而这张专辑是一个谦逊的天才的作品。你甩了甩头发然后对我说,“听着,莉莉。鲍勃.迪伦是,并且一直都是被过分高估了的。我,至少,一直以来和我自身的能力保持一致。”

  

  我不得不再次亲吻你。我的吻冲动又潦草,而那是看上去惊到了你。我没有意识到它会是那么的令人意外,而我几乎就要道歉了。但是接着你露出了你那难以压抑的笑容,然后说道,“路易!你现在变得这么的大胆了。你的这些勇气都是从哪儿来的?”

  “那是弗洛伊德式的,”我说道,“瓶塞已经被拔出来了,而现在我已经是无法挽救的了,就像一个乔治.巴塔耶的故事中的人物。”

  

  而那让我感觉很奇怪,因为我本来只是打算开个玩笑,但是你对它的表现就好像那让你感到十分的伤心。“哦,我的小家伙,”你说道。“别在你的蜜月中这么忧愁沮丧。”

  “你就是这么称呼这个的么?”我惊奇地问你,而你当时愤怒地说道,“没错,”就好像我不知道这一点十分地无礼。我当时的确道了歉,虽然我同样也是带着一种揶揄的口气那么做的,而你怒气冲冲地瞪着我。我不知道你是否是认真的。

  

  “那是在北回归线的一周,”你蛮横地宣布道,就好像那是一道命令。“充满了性爱的北回归线。它完全就是又一个亨利.米勒。”

  “你喜欢米勒的书么?”我问你,“因为我...”

  “从没有过,”你不屑地说道,“所有那些中世纪小说的意义到底在哪儿?我读过那些书的背面介绍,仅此而已。”

  “我真的认为你会喜欢那些书,”我说道。我真是那么认为的。在那一年的后面一段时间,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给你买过他的一两本书。米勒不是很符合我的口味(除了那令人不舒服的《柯利希的宁静日子(Quiet Days in Clichy)》——虽然我不喜欢那个故事,但是我必须要认可他的写作技能),但是我猜他可能很合你的意,因为你每次都是如饥似渴地读着它们。那并没有令我吃惊。毕竟,那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它们作为你的礼物;你是,我认为,完完全全就像米勒他自己希望成为的那样,浮躁鲁莽,有活力,并且充满感官性。

  

  因此,我想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多么清楚地记得那些稍纵即逝的时刻。我认为智慧是在你的想象之外的,而在那其中你就是某个宇宙的中心,唯一一个能够真正地思考或感受的生物。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根据你的推理或者你的指向来发生的。有一些事情是被其他人由于他们自己的想法所做出的。我的确爱你,当然,而那是我自己的选择。但说真的,那不过是某种具体的表达,在这个我一直爱着你的世纪里。我想知道你是否也是这样,因为“告诉我一些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的事情吧,”你说道,仰面翻过来,看着我,“你会很认真地祈祷么?你会在唱诗班里唱歌么?”

  

  “是的,我会。”我告诉你,而你微笑着。那是一个可爱的笑容,简单又满足,并且十分地自然。

  “在你的床边有一串玫瑰念珠,”你说道,“这样一个得体的天主教徒。那也就是为什么你试图找到某个人来杀掉你,这样你就不用承担某些人类的罪。你将它们都给了我。”

  “那不是罪。”我对你那么说道,尽可能地用一种温和的语气,因为我意识到事情开始变得比你假装出的要更加严肃了。“这难道不就是你告诉我的么?”

  “我告诉过你很多事情,”你说道,“我亲爱的唱诗班男孩,你是那么的虔诚。你总是相信我说的一切么?”

  “是的,”我告诉你。我没有说谎。

  “那么你也不后悔么?”你问我。

  

  如果我现在已经不再确定了,但那不意味着我当时不确定。那很容易就被确定,你那微笑的样子。

  “不,”我说道,“我不后悔。”

  

  路易

  

  From: dionysus@ jmail.com

  To: johnharmon@ 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

  

  路易,

  

  在这张专辑里,有两首鲍勃.迪伦的歌我很喜欢:‘别多想了,这没什么(Don’t Think Twice, It’s Alright)’和‘就像个女人(Just Like A Woman)’。听听第二首歌,如果你还没听过的话。那音乐糟糕透顶,但是我只能指望它的歌词能够跟上必要的旋律。

  

  而且本着开诚布公的原则,我出于多种原因最近有些开始喜欢上了‘又一次在汽车里听着孟菲斯的蓝调(Stuck Inside of Mobile with the Memphis blues again)’,以及‘密西西比(Mississippi),’而这一点的原因要比那明显得多。但就是这样。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用一些通俗的话来说,就像你所说的,迪伦简直是烂透了。

  

  谢谢你的修改笔记,

  

  别再反复思考它了。

    

    From: johnharmon@ jmail.com

    To: dionysus@ 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

  

  那么你觉得‘萨拉(Sara)’如何?


    From: dionysus@ jmail.com

    To: johnharmon@ jmail.com

 Subject: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Re: ??

  

  一语中的。


——THE END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