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VC】TO THE LAST SYLLABLE (1)

CP:Lestat/Louis; Armand/Daniel

又一篇让我吐血三升的文章,原地址: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b/becky-syllable.htm

时间背景设定在近未来,不过当做AU来看也无差,分级姑且算作R


       Part One


       过去的终将会过去
       我会擦掉所有回忆
       再找个人从头开始
       然而它真的全都白费?
       所有的那些,爱?

       我翘首企盼
       将灵魂挂牌租售
       我冰冷的内心空空如也
       没有什么去向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吧!

       我无法孤独地面对此生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吧!
       哦我赤身裸体,孤苦无依

       ——Queen 《Save Me》


       Year:2XXX


       达蒙.斯通即使是在我未出现之前就知道他终将面对死亡。他早就知道,因为我已经按照我自己的那种方式狩猎他的同伴们好几年了,而且最近的几周已经开始狩猎他最亲近的那些同僚们了。他早就知道,因为某个人现在正在追踪着他的兄弟,而他其他的家人们已经先后被一个接一个残忍地处理掉了,首先是他们的保镖们遭受那残酷的一刻,然后就轮到了他们自己。


       就在几天之前,我杀掉了他的妻子。我至今仍能够在我的唇上品尝到她的味道。我仍然记得当时她眼睛中的恐惧,但是我身体没有任何一点被那而触动。我只能感觉到冰冷,以及满溢的愤怒,而我知道他死亡的时候是更加痛苦的。


       那根本毫无作用,他那想要逃离我的尝试。他不知道我的长相,但更主要的是:他永远都没办法试图从吸血鬼莱斯特的面前逃开。他只是在昨天夜里跑掉了,带着恐惧和悲伤慌慌张张地登上了飞机,甚至忘记了带走他的钱包,我那可爱的傻瓜。


       当我在黄昏醒过来的时候,便发现他已经从他在拉斯维加斯的宾馆里面逃走了,但那并没什么要紧。在几个小时之后我就到达了纽约,跟在他的后面并且饥肠辘辘。他真是太好心了,来到了我现在安家的这个城市。我可以在杀掉他之后的几分钟之内就回到我那安全的公寓里面。


       而现在我在这里,无情地追逐着他,穿过那些脏兮兮的街道走进了人迹罕至的小巷,在那里即使是毒贩子和皮条客们都会本能地知道不要打扰我,我漫步穿过黑暗,用一种悠闲的步伐跟着他,而他则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他知道有某个人在跟着他,当他在一个街头小贩那里买热狗的时候偶然瞥见了我那闪闪发光的眼睛在盯着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而现在他已经这样子逃了有几个小时了。


       我模模糊糊地想道,他们是否也这样对待过,在他死去之前。我的心疼痛得简直无法忍受,但是那并不能够让我对我的猎物产生任何的同情。他可以说是相当的无辜;我已经搜索过他的头脑,并且知道他对于那么多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只有一个简单的了解。但是如果我目前找不到他的兄弟,马库斯,那么我就会杀掉达蒙。


       而当他终于跑进了一个死胡同的时候,也就预示着这场游戏的结束。他恐惧地转过身,在街灯之下看见了我的轮廓。他跪倒在了他的膝盖上,他害怕地哭了出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他哭道。


       “我想要杀了你。”我无情地回答他。


       我走得更近了一点。他看见了我的模样,我那长长的,波浪一般的头发,闪耀着狮鬃一般的金色。我的皮外套摩擦着我的身体发出柔软的沙沙声;而我喜欢它们的声音。我是捕食者,而我现在控制着一切,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是谁派你来的?”他呜咽道,“黑手党?FBI?他们难道不知道——我并没有参与任何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任何——”


       “我知道,”我低声说道,“不过仍然。我想要你死。”


       而接着,我开始有些厌倦了这场游戏。他尖叫了一声,随即我展示出了我那残忍的力量,我的獠牙和锋利的指甲,我向他展示出了他那最痛苦的死亡。


       这在几分钟之内就结束了。我已经追踪了我的猎物数月,横跨了全球,计划着,等待着。而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感到既空虚又满足;而我知道下一个猎物就将会是马库斯,抵抗政权的首脑,他的组织已经压迫着凡人们有好几年了。那个男人,伴随着一系列的鲜血和失去和悲伤,在将近十年之前闯进了我的生活——我想要他。我想要杀死那个混蛋。


       我把达蒙那被我毁坏得残缺不全的尸体拖到了小巷口,将它抱在我的臂弯里。他还算英俊,不过是那种不拘小节的英俊,而且他相当的无辜,都是因为他兄弟罪过。他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一个时局的牺牲品。恩。


       我走到了巷子的尽头,在那里光线变强了,有车辆从我的面前呼啸而过。我随手将那个尸体丢在了两堆垃圾袋之间。他应该感谢我为他举行的这个小小的仪式,我从来没有对我的其他受害者那么做过。我从来就不在乎他们到底会怎么样。但是,我最近这段时间有太多的空闲,而我则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来充裕它们。


       我拿出了一张A4大小的纸,那是种便宜的纸,上面还有蓝色的网格线。我不需要费心把达蒙的嘴巴张开;它现在已经固定在了一个惊惧的表情上。我弯下腰,仔细地把那一团纸塞进了他的嘴巴里。一定不能让墨水给浸染了,即使马库斯已经知道上面会是些什么字迹,用一种吸血鬼的沉重力度,写在那张纸上:


       “更接近了”


       最终,我总能够逮住他们的。最终,我总能够逮住马库斯。我是一个执行我自己分配给我自己任务的吸血鬼。而达蒙会怎么说呢?哦,是的。“你这个傻瓜。”


       该死的。说到这里,我还有一个我的律师给我安排的财务审查会议要在十五分钟之后参加。


       我感觉越来越消沉了,随着每一天,每一个月,每一年这样子过去。我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残酷无情,而这种新发现的残忍也表现在了我的生意上面。我还记得那个,当我在变造了他之后的最初几年,路易总是把他自己埋在我们的财务报表,他的书本和他自己的生意上面,希望能够藉此来隐藏他自己的情绪。我认为这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但是嘿,至少我终于能够对我的生意提起一点兴趣了。


       反正,现在他也不可能对此有什么看法了。


       尽管如此,那个会议还是很无聊,枯燥无味,并且还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我们审查了我的股票和证券,非法境外账户和固定产。我在航天事业上的投资在这几周之内赚了不少钱;现在我比之前又多了几十万英镑的资产。万岁。


       我整个晚上都在回味我杀死达蒙那辉煌的一刻。在我们讨论我在皇家大道上那一幢长久搁置的房产的时候我想起了他那惊恐的脸,而我要向我的律师解释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卖掉它——因为也许有一天,我还会回去住在那里。而我回想起我在纽约跟丢了他时的那种愤怒在我离开会议室的时候已经转变成了找到他时的欣喜若狂。在我走进电梯的时候,我的嘴上挂着一个充满着纯粹恶意的喜悦笑容。


       一个年轻人,那是电梯里面唯一的另一个乘客,转过身来看着我。“恩,你看起来很高兴。”他说道。


       我笑了起来,“我的确很高兴。你要下楼么?”


       他用眼角撇了我一眼,然后回答道,“是的...麻烦你了。”他希望他自己的目光看起来并没有太过于情色,但我立马就感受到了他的这个想法。他穿着一件漂亮合身的西装;我打量了它一下,觉得那应该是范思哲的经典款,90年代初的版型。


       我的眼睛亮了起来,闪烁着食肉动物一般的凶光。一种全新的饥渴在我的体内上升,野蛮并且充满占有欲。他在我的美丽外表的咒语之下几乎像是被催眠了一般。我知道他已经快要爱上这个富有并且充满魅力的年轻男子了。好吧,不管怎么说至少第一部分是真实的。


       我充满惊奇地看着他那高高的颧骨,那黑色的头发,还有那惊人的蓝色眼睛。哦,是的,这一个几乎是完美的。我想象着将他拥入我的怀抱,一只手充满占有欲地环过他的肩膀,另一只手饶过他的腰间。


       我感觉到痛苦在折磨着我的心脏,而我不得不停止了我的想象。过去的都过去了。有那么一刻,我几乎要为这个想法而打倒;我转过身抓住了扶手,那冰冷的金属刺激着我的感官。我看向镜子里面,看见一双惊恐的灰色眼睛回望着我,看见我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完美的痛苦表情。我的新朋友开始变得有些不安,而我默默斥责了一下我自己这种粗鲁的行为。我难道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么,失去某个人?我难道不知道将某些如此漂亮的东西夺走是多么错误的行为么?


       是的。


       所以为什么我不带走某些东西作为回报呢?我的表情在一瞬间改变了;我又一次是我自己了。现在在此处的,是吸血鬼莱斯特。我咧嘴笑了起来,喜爱着他回应我的那个有些羞涩的笑容。我的手伸进了我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告诉我,我的朋友,你愿意与我共进晚餐么?”


       他显得有些过于激动地接过了卡片。“我很乐意,”他低声说道。他看了一下名片上的名字,“拉菲特先生。”


       “拜托,”我说道,“请叫我金。”


       他没能明白我的意思。我也没指望他能够明白。他微笑了起来,“好吧。而你可以叫我内森。所以,你想让我大概什么时间过去,金?”


       “星期三。”那不是一个商量的语气,那是一个命令。


       “八点钟行么?”我问道,走出了电梯。


       “好的,好的,”他回答道,有些慌张,有些开心。“那简直太好——”


       “那么让我们把它改到七点吧,”我回答道,给了他一个露齿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藏起了我的獠牙。


       他笑了起来,“那么就七点。”


评论
热度(27)
  1. SSS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