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VC】TO THE LAST SYLLABLE (10)

       Part 10

 

       当大卫在第二天傍晚醒来的时候,他由于那路易紧挨着他的舒适重量愉快地微笑了起来。那个较弱的吸血鬼仍然在睡着,在他那毫无防备的古怪睡眠当中,他的双手蜷曲在枕头上面,而那浓密的黑色头发散落在他的皮肤上,他比大卫记忆中的任何一次看上去都要美丽迷人。

 

       看着他的样子,他那饱满的嘴唇和精致的颧骨让人感觉他是那么的脆弱,而大卫突然意识到某些这样美丽的东西在过去曾经是一个凡人,某个天然的生物,但现在则被擅自地饰以了不朽的金幔。他在那一瞬间明白了莱斯特为什么会因为失去了他而那样心碎;为什么他会对着这个敢于把他的路易夺走的世界展示出那样的痛苦和愤怒。

 

       然后那个微笑突然从他的脸上消失了。莱斯特。前一天晚上那火热和亲密的细节霎时间全部都涌回了他的记忆。他做了什么?

 

       他猛地站起了身来,从路易的身边离开,愧疚就像滚烫的酸冲刷过他的全身。他和路易都不是真的喜欢昨天晚上的那次经历,他们都知道那是错误的。“哦,见鬼的。”他嘟哝道。这句咒骂的话语在这个房间里听起来是那么的愚蠢又不合时宜,而且还是路易的面前,但是对大卫来说,这句话相当好地总结了整件事情。

———————————————————————————————————————

 

       路易满足地咕哝着醒了过来。他用一种猫科动物一样的方式伸了个懒腰,观察了一下他周围的环境。在这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灯已经被打开了,而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他没法看见外面;他被关在这里;他又回到了那个监狱,那些尸体们环绕着他,它们的眼睛惊恐地大睁着,它们的喉咙被撕裂了。他闭上了他的眼睛。

 

       停下来。

 

       看;这些枕头是那么的舒适——附近还有一张桌子,以及一个床头电话。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可以把它拿起来然后拨通世界上任何一处的电话号码。他是自由的。他是安全的。然后他感觉到了一种模糊的,荒谬的内疚感,就好像他应该回到那里去,就好像他属于他们,他的那些囚禁者们。

 

       “所以你醒了。”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说道,他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见大卫正站在他面前。

 

       “哦,”他叹了口气,将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前额上。“我以为那是...好吧,那不要紧。”

 

       “你还好么,路易?你刚刚看上去被吓到了。”

 

       他苦笑着,“哎,你不应该悄悄地就接近我背后。”他握住了他的手。“还有谢谢你...让我昨晚呆在这里。谢谢你陪着我,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是一个真正的朋友,大卫。”

 

       而对方闭上了他的眼睛,吞咽了一下。“不。”他轻声说道。“我不是。”

 

       “什么?”

 

       “我们需要谈一谈。”大卫说道,坐在了他的身边。他看起来严肃又悲伤,无疑正在被他对于莱斯特的忠诚所折磨着,而路易不得不微笑了起来。

 

       “不,我们不需要。”路易说道。他坐起了身来然后把他的头发理到了耳朵后面。“大卫,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而你可以忘掉你的愧疚和那糟糕的伤心事。昨晚是把你逼入了那样的境地里——”

 

       “你知道我不会拒绝你。你知道我想要你...”

 

       路易点了点头。“那是事实。而它已经发生了,而这是一个全新的夜晚,那些已经过去了。有很多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下了床然后捡起了他前一天晚上穿着的那些脏兮兮的衣物。“你这里有什么我能穿的衣服么?这些套在我身上就跟一顶帐篷一样...”

 

       “没有,我的衣服对你来说都太大了。”大卫说道,因为路易就这么轻松地把事情摆到一边显得有些恼火。“路易,你能听我说吗?”

 

       “我在听着,大卫。”路易说道。他穿上了那件毛衣,因为那潮湿的衣物而皱了皱眉头。

 

       “看在上帝的份上!”大卫厉声说道。他抓住了路易一边的肩膀,让他站定在那里。“那么莱斯特呢?你难道不在乎他吗?难道他对你来说什么意义都没有吗?”

 

       路易脸上的表情突然改变了。他的微笑消失了,而他的脸此时就像是一张面具。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绿色火光。“别再对我说那样的话。”他低声说道,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威胁和恶意。“我是为了莱斯特而回来的。天知道我讨厌这个地方,那些小气的人们和他们的战争,但是我为了他而回来了。你怎么能够对我说那样的话?”

 

       他的回答含糊不清,并且令人困惑,但是大卫知道他已经逾越了路易的某些私人底线。毕竟在他整个的不朽生命当中,他大概只见过他的黑暗兄弟生过两次气。他了解路易充满了真正的愤怒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而现在他从他身上所感觉到的那纯粹的恶意很接近那些时候。“路易,”他有些抱歉地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看上去并没有你通常所应该表现出的那样困扰。”

 

       “我已经变了。”路易让步道,“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除了我对莱斯特的感情,除了他。”他叹了口气。“请你给我一些私人时间,来做好准备,而我会同你谈论这个的。”

 

       大卫麻木地点了点头,在路易的平静面前,他已经忘记了所有那些想要同他争论的问题。他转向了他的衣柜,然后拿出了一件休闲毛衣和一条撕裂了的卡其布裤子——并且向路易确保,没错,这就是这些年流行的风格。“它们对你来说可能有点大了,但是,好吧,任何东西都比你那湿透了的衣服要好。”他低声说道。

 

       路易接过了他们,然后温柔地微笑着。“谢谢。”

———————————————————————————————————————

 

       路易在几分钟之后就走出了房间。他急着想要离开,去找到莱斯特,而现在,带着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他意识到他给他自己造成了一个困局,而他在去到任何地方之前,他必须得先和大卫解决这个问题。

 

       他走进了起居室,大卫正坐在那里悲惨兮兮地翻阅着一本杂志。他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充满了愧疚的悲伤的化身。路易能够体谅他,他让大卫屈从于了一种无论是对人类还是对吸血鬼来说都是最为基本的欲望,而那对于他最好的朋友来说则意味着最直接的背叛。“大卫。”他说道,走了过去然后坐在了他对面的一把椅子上。“我不想让你充满这种愧疚和自我厌恶的感觉;那全部都是我的错。”

 

       “那并不重要,不是吗?”大卫问道,放下了他的杂志然后摇了摇头。“路易,如果莱斯特发现了——”

 

       “停下吧,”路易说道,“他不需要发现这个。”

 

       “他会知道的。”他轻声说道,“他会看见我脸上的愧疚——”

 

       路易卷起了他那针织衫的袖子,努力让它显得更合身一些。大卫看见了他胳膊上的那些伤痕和淤青,而那让他感觉到了一阵痛苦。他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最重要的是——“而且另外,大卫,他自己也不是一个检点的人。”他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当我不在的那段时间里他有其他的情人们...”

 

       “你当然可以理解那个。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那绿色的目光转向了他,而带着一种恐惧,大卫意识到他完全能够猜到路易要说什么。他是对的。“我知道在我失踪的那天晚上他还有一个外遇。”他柔声说道。

 

       “所以这是一种报复,是吗?”大卫生气地问道。

 

       “这不是那一类的事情,”路易回答道。他摇着头。他看上去很疲倦,还显得有些困惑。“你没有...你没明白吗,大卫?那些真的并不重要,不是吗?对他来说,那什么意味也没有。对我们来说...那什么意味也没有。”

 

       “即使那是他最好的朋友和他的爱人!仍然,这一切都是错误的——”

 

       “大卫,”路易严肃地说道,“你怎么会关心这样的一些事!我需要你,而你就在那里!你自己也说了,那不意味着任何事情!”他站起身来,抱起了他的胳膊,激动地在地板上踱着步。“你怎么还要继续在这事情上纠缠不清!说到底,那究竟有什么意义,当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担心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要让这些事情不断地侵蚀掉我们,而同时所有其他的事情都在迅速地前进着,并且最终指向着那毫无意义的混乱——!”他的双手捂住了脸,试图平息那些呜咽和愤怒。它们在威胁着要吞噬掉他。为什么没有人明白呢?

 

       大卫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把他的一只手轻轻地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把他转过了身来。“路易,出了什么事?”他问道,感到既困惑又十分恐惧。“为什么你在哭…”

 

       他的朋友在颤抖着,那如此纯粹的绿色怒火吓到了大卫,然后是那些悲伤和恐惧。他不知道它们是从何而来的。他把路易拉得更近了一些,抱住了他,试图平息他的啜泣,安抚他那绷紧了的神经。他默默地责备着他自己——他不应该逼路易的,在他明显已经经历过了那么多事情之后...“我没事,大卫,”路易说道,退了开来,“真的,我还好。”

 

       “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他温和地问道,把一绺头发从路易的脸上拨开。

 

       “是的,拜托,帮我联系莱斯特。我想要见到他。我想要见到莱斯特。”

———————————————————————————————————————

 

       路易并没有在电话里同莱斯特通话。他只是请大卫让他的创造者到这里来,有急事找他。

 

       大卫放下了听筒然后转向了路易。“他马上就过来了。他觉得那不过是某些琐碎的事情——我希望你不会把他给吓死。”

 

       这稍微让气氛活跃了一点,但是路易仍旧没办法让自己微笑出来。在等待的时间里,他独自坐在那,沉浸在他的思想中,听着大卫在房子里四处走动的声音。然后前门打开了,莱斯特从来不会敲门,当然,而大卫在同他说话。

 

       “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莱斯特说道,他的心情看起来挺好的。“我正在看一个不错的家庭剧——”而当他看见是谁坐在起居室里的时候他完全地僵在了那里。

 

       路易有些紧张地抬起头来,而大卫则悄悄地离开了,留下他们两个独自呆在那里。莱斯特站在门厅里,盯着他就好像他是某些脆弱的事物,让他不敢触碰。那让路易感觉有一点受伤,看着他的爱人对他如此的疏远。

 

       “你好,莱斯特。”他壮着胆子说道。

 

       “你好,路易。”

 

       接着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路易希望大卫能够回到屋子里来,来缓解一下这种紧张的气氛。他没法忍受这个!他不想要坐在这里,就好像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他几年里朝思暮想的对象对他来说毫不重要。“你——”他开口说道。

 

       而这个时候,莱斯特快速地走上前来,然后将他拉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他。“你去了哪儿?”他呜咽着说道,将他的脸埋在路易的脸旁边。“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想念你!”他激动地低声说道。

 

       路易感觉到他对于莱斯特的那种充满着爱意和奉献的温柔感觉又一次抓住了他的心。那也就是他为什么会回来。他已经迷失了很久,很久了。他们两个都是。他感觉到莱斯特的胳膊压住了他的肋骨,就好像要将他的生命从他的身体当中挤压出去一样。他也是同样,拥抱着莱斯特,又一次感受着他的肩背上那些强壮的肌肉,而他爱他,他爱他那金色头发的触感,以及他的味道,以及莱斯特对他的那种强烈的爱意。

 

       这个拥抱看起来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然后莱斯特亲吻着他,他的脸,他的颧骨,他的鼻子,然后一次一次地落在他的唇上,那并不像是那种肉欲的爱,而更像是一种纯粹的喜悦。“路易,路易。”他不间断地低语着,喜欢着说出他的名字,喜欢着他就站在这里,而他能够在这么多年之后第一次抱住他。

 

       路易贴着他的嘴唇微笑着,开心地回吻着他。“我爱你。”他喘着气回答道。

 

       “我需要你,我想念你。”莱斯特低语道,他那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路易微笑了起来。他仍然无法说出那三个简单的词汇,即使是在经过了所有的这些事情之后,而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会因此而离开莱斯特,痛苦又失望。啊,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不是吗?他知道了莱斯特对他的那纯粹的爱让他收回了那些词,而当他说他会为他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那就是莱斯特的真心。

 

       他能够感觉到莱斯特的身子绷紧了,而他在等待着他愤怒地离开他,但是相反,他只是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同他一起坐在了沙发上。“我想,”他试探性地说道,“你想要知道我去了哪儿。”

———————————————————————————————————————

 

       路易坐回到了沙发上然后开始讲述着他的故事。这感觉很好,坐在这个现在对他来说十分奢侈的房间里,同他的朋友和他的爱人在一起谈话,虽然莱斯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开他的手让他感觉到有些恼火。

 

       “好吧,就像你们都知道的,”他说道,“一切都开始于那条街被摧毁的那天晚上。那个爆炸发生的夜晚,我无论如何还是去了剧院,莱斯特。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出现。我记不清其他的事情了...那里突然就出现了爆炸。碎石块迸溅得到处都是,而人们在尖叫着。一个警铃响了起来。

 

       “我被甩到了地上,而爆炸所产生的热气在灼烧着我的皮肤。我当时很痛苦——我认为我那时一定是在尖叫。然后我感觉到有一个人走了过来,也许是一个帮手,我想道,直到我感觉到我自己被击打着,一下接一下。我当时一定是失去知觉了,因为下一刻,我就在一个小房间里了。”

 

       “什么样的小房间?”莱斯特质问道,“该死的是谁抓住了你?”

 

       路易叹了口气。“他们是抵抗团体的人。他们造成了那起爆炸——你知道,那个人,斯通的追随者们。”

 

       莱斯特的眼睛危险地闪烁着。

 

       “...而那个房间很黑,太黑了。那里只有一扇小小的窗口,一个小缝,莱斯特。那里有一台监视器,监视着我的每一个动作。他们告诉我,只要我做错了一点,我就会立马被暴露在阳光之下。他们知道我是个吸血鬼...他们的那个行动就是针对的我。”

       

       “但是为什么!”

 

       路易的目光对上了莱斯特。“你。他们想让你为他们杀死别人。他们知道,有你站在他们一边的话,他们就几乎是势不可挡的。我只不过是他们为了达到目的的一个手段。”他苦涩地说道,“他们说他们不会伤害我,如果你能够过去的话——”

 

       莱斯特咆哮着,“那为什么他们不提出他们的要挟?为什么他们一直保持着沉默,路易!”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路易完全迷失在了他自己的思绪当中。而当莱斯特安抚地摩挲着他的手的时候他才又开始说话。“因为,莱斯特,因为在过去的八年当中我一直在沉睡。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上一刻我还在那里,并担忧地呼唤着你的名字。然后下一刻...”

 

       “我曾经看见过一个景象,”大卫突然说道,“你躺在那里,在你描述的那种小房间里,而你在漂浮着上升,穿过那些空间——”

 

       路易看着莱斯特,看见他的爱人在仔细地望着他。“你一定是弄错了。”他安静地说道。

 

       “不,”大卫坚持道,“路易,那简直快把我吓死了,真的。我感觉那好像就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一样,而当...”

 

       路易突然跳了起来。“为什么你一直在这件事上坚持不放呢!”他厉声说道。“而这是什么,我得坐在这里然后回答你那些荒谬的问题?‘漂浮上升’,你说真的!”他有些激动地捋过他的头发,只看见他的同伴们担忧不安地望着他。“莱斯特?”他有些恼火地问道。

 

       莱斯特有那么一刻用他的舌头舔舐着他的尖牙,陷入了思索。他看着路易脸上那种愤怒的表情软化了下来,变为了一种沉默的恳求神色。“让我们忘掉这个吧,暂时。”他说道。他站了起来然后将他的手放在了路易的胳膊上。“我们该回去了。”

 

       路易感激地点了点头,而同时莱斯特和大卫交换了一个犹豫的目光。他们从路易这里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而仍然还存在着无数的问题。他们都知道,这个故事还远未结束。

 

———————————————————————————————————————

 

       “他们说什么!”莱斯特大叫道,突然转向避开了一辆迎面开来的汽车,而他正试图在这条拥挤的车道里面前行。“白痴!”他冲着那个司机吼道。

 

       “莱斯特,那没什么,真的,”路易说道,“我只是想要解释为什么我会去大卫那里——我不想让你对这种事小题大做。”

 

       他的爱人耸了耸肩。“好吧,我不会。”

 

       “你能保证吗?”

       

       “我保证。”

 

       路易把他的头又靠回到了座椅上然后叹了口气。根据他长期的经验来看他一点也不相信这句话。

 

———————————————————————————————————————

 

       当他们进入到他们的公寓区的时候,莱斯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着那个保安露出了恶狠狠的冷笑。“莱斯特...”路易警告道,但是莱斯特继续往前走去。

 

       “晚上好,”他大声说道,然后大步走向了服务台,一只胳膊紧紧地搂住那个现在有些恼火的路易的腰。他看着史黛拉,坐在总服务台里面,不情愿地站了起来。

 

       “晚上好,先生。”她低声说道。

 

       “这位是我的同伴,”莱斯特说道。“他住在这里,和我一起,而且他来去都自由。”他吻了吻路易的脸。“打个招呼,路易。”

 

       “你好。”路易低声说道。

 

       “向他问好,史黛拉。”

 

       “你好,路易。”她说道,感觉屈辱感不断地攀上她的脖子。她觉得她现在的脸红得就像这个绿眼睛的混蛋昨天晚上一样。

 

       “现在,史黛拉,”莱斯特说道,靠在了服务台上,“我觉得你对待路易的态度有一些粗鲁了。”

 

       “哦,先生——我道歉。只是因为当时你并不在这里,而我想你不想要被打扰——”

 

       莱斯特向前倾去,“如果你再那么想他的话,史黛拉,我会杀了你。”而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让她想起了她在几年之前的那次出行,那是在一个动物园里,而在那里,在所有的那些儿童游乐装置和棉花糖机中间,一头狮子就用那样冰冷的掠夺性目光看着她,里面充满了蔑视的情感。它当时处在那些粗粗的铁栏后面,是一个囚徒,但是它的灵魂却依然是那么的凶猛,而如果是在别的地方的话,它绝对会将她撕成碎片。

 

       她仿佛是入了迷一般,而他伸出手去抚摸着她的脸。“你明白了了吗,亲爱的?”他柔声问道。那一定是她的想象,但是她觉得她看见了对方的嘴巴里那獠牙一闪而过的亮光。

 

       “是的。”她回答道。

 

       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走了开来,仍然把他的手充满占有欲地环过他伴侣的腰间。当他进入到电梯里之后,她才开始颤抖了起来。之前的那几分钟仿佛一片模糊的幻象,而她记不起来任何那中间发生的事情了,但是她在剩下的那个晚上一直都感觉紧张又恐惧。当她回到家之后,她整夜都被那充满了狮子和鲜血和闪耀着的绿色恶意的梦境纠缠着。

———————————————————————————————————————

 

       “我们到了,”莱斯特说道,然后他握住了路易的手,领着他走出了电梯走向了他们的公寓,就好像他之前从未到过这里似的。“家,路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一种安静的满足感,而路易温和地笑了,觉得在那一刻他看上去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不同。

 

       他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公寓里几乎同他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一样;当然,家具摆放的位置发生了一点变化,或者被新的替代了,但那是可以预料到的。墙壁已经被重新整修过了不知多少次,而莱斯特安装上了一个更大的,更高级的音响设备,其中的一个设备在放着每一首歌的同时还能够显示出每一个歌手那其他无数的没用信息。

 

       他冲着那面承重墙看去,那里有一副过去的画依然挂在那儿。那是一幅爱尔兰的乡村风景画,香农河的波涛拍击着河岸,映衬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天空仍然还残留着一丝金光;冲着水面道着明日再见。

 

       路易转过身冲着莱斯特微笑着。“你还留着它。”

 

       “好吧,虽然我讨厌这个糟糕的东西,”这实在是有点太过于轻描淡写了;他曾经就为了是否要买下它同路易争吵了有好几周的时间。“我只是想如果你回来的话你可能希望看见它。”

 

       他的爱人微笑着捏了捏他的胳膊。莱斯特也笑了起来,看着他转过了身朝着屋子里巨大的玻璃窗户往外看去;他依然还保留着那个小小的古怪习惯。他走了过去,站在了他的身后,将他的胳膊环住了那窄窄的腰,嗅着他头发的味道。

 

       “这里看上去比以前要更亮了。”路易说道,指的是莱斯特选择的更明亮的装潢风格。

 

       “那些阴影,”莱斯特说道,“它们终于离开了这里。”

 

       路易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但他也没有问。相反,他向后靠在了他创造者的怀抱里。“回到家的感觉真好,莱斯特。”他认真地说道。

 

       “我以为你死了,你知道的。”莱斯特轻声说道。“我试图不那么想,我告诉我自己我不相信它,但是我以为你已经离我而去了。”他低下了他的头。

 

       路易用一只手托住了他爱人的下巴然后轻轻地将它扬了起来,直到莱斯特的脸与他水平。他用两只修长的手捧住了他的脸然后吻上了他的嘴唇。“现在那些都过去了,莱斯特。它们都过去了。”

 

       他拉住了他创造者的手,将他拉到了沙发旁。莱斯特仰躺在了上面,将路易也拉了过来,而路易跟着他,将他的身体轻轻地压在了他的创造者身上。他望着对方那如同蓄积着暴风雨一般的眼眸,然后微笑着陷入了那深深的漩涡当中,当莱斯特也做了同样的事情的时候,他感觉他的心脏喜悦地跳动了起来。他们同时沉浸在这种满足当中,而唯一的声音就是那挂在墙上的大钟所发出的滴答声。他们又一次在一起了;他们是路易和莱斯特,而在一起他们觉得他们仿佛能够承担得起整个世界。

 

评论(1)
热度(18)
  1. SSS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