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VC】TO THE LAST SYLLABLE (11)

       

       Part 11

 

       路易——

 

       小房间在他的面前暗了下来。在他睡觉的时候他们把一些东西注入了他的血里,他现在意识到了,而那些毒药正随着他每一次有力的超自然心跳作用于他的身体。他模模糊糊地想到他是否会就这样死在这里。那是多么的可悲啊,在一些愚蠢的凡人手中灭亡!即使是在血与火焰中死于桑提诺的手里也比在某些糟糕的小房间里死去要好。好吧,也许不是。

 

       他闭上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那些声音现在又追上了他。它们在告诉他一些事情,告诉他他不会死去,不是现在。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去见证。它们想让他看见那些精彩的事情...

 

       就像是死亡?

 

       不,不是死亡。其他的事情...

 

       而它们又是谁呢,说到底?恶魔?

 

       轻笑。不,不是恶魔。

 

       他曾经杀死掉的人们那些复仇的灵魂?

 

       一阵停顿。那是他应得的,不是么?但是不,它们同样不是那样的东西。

 

       那么是什么呢?

 

       它们想让他自己过去看看。

 

       在他闭上了眼睛几分钟过后,某个人走进了房间。虽然那是在夜晚,而饥饿感就如同往常一样强烈,但是他完全无法移动。另外,他并不是真的想要移动,他甚至不想要逃跑,因为它们已经轻声地告诉了他一些事情,那些让他想要流泪的事情。然后一个愚蠢的凡人声音突然插入了进来。

 

       “我没办法唤醒他!这该死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告诉过你!在上一刻这个混蛋还在大叫着,而下一刻...他的脸突然变得一片空白。我们一直在监视他,而他根本动都不动,在过去的好几个小时里面!”

 

       “那为什么你当时没有意识到什么事情出了差错呢,你这个白痴?为什么你没有做出任何的举措呢!”停顿了一下。“好了,你可以现在过去,然后把这个混蛋给叫醒。”

 

       “我该死的才不会去!那是个他妈的吸血鬼——”

 

       他想要大叫出来,想要祈求他们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突然会感觉那么的...那么的压抑?他的血管在跳动着,他的头阵阵作痛,而他无法移动一寸距离。他希望有人能来救救他,把他从这个古怪的地方带走。

 

       哦,莱斯特,你在哪儿?

 

       他在远处看着他自己的身体,而他知道它被其他人锁在那里。但是现在他在它之外,可这又不像是莱斯特的那种体验。这不是某些人类或者吸血鬼造成的事件,那是某些别的东西。他依旧是路易.德.波依提.杜.拉克,他仍然拥有着那个黑色头发,绿色眼睛和修长四肢的躯体,但是现在他又是自由的。

 

       然后整个房间突然开始扭曲了起来。那些墙壁在向中间聚拢;那些人们喊叫的声音变得更大了,而他们都指着角落里的那个监视器屏幕。他将他的注意力转向了它。那个电视屏幕开始膨胀变大了,就像是一团嚼过的泡泡糖,在他那惊恐的双眼面前鼓得越来越大。接着它爆炸了,变作了一团闪光和燃烧着的火焰。

 

       他突然一下坐了起来,喘着气,盯着他四周的黑暗。“我在哪儿?我在哪儿?”他尖叫道。他用手抹了一把脸,手上全都是湿漉漉的血汗。

 

       这时候黑暗中有某些东西动了动,然后告诉他让他安静下来,他没事,他是安全的。闭嘴,因为他可能已经吵醒了所有的邻居。“怎么回事?”莱斯特问道,将他拉过去。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愚蠢的梦,你知道的。”他的声音贴在莱斯特的胸口显得闷闷的。他把他的脸更深地埋入那坚硬的胸膛里面,想要感觉到他的爱人那令人心安的力量。

 

       “你没事吧?”那个洪亮的声音问道,而他在抚摸着他的黑头发,将它从他的脸上拨开。

 

       “是的,”他抬起了头来,强迫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抱紧我,莱斯特。”

 

       莱斯特让他躺回到了床上,然后压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固定在他的身下。他喜欢这样,他喜欢他的创造者那令人安心的重量压在他自己身上,在他的创造者的掌握之下他能够感觉到安全以及爱意。他慵懒地舒展开了身体,然后当一个深情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在莱斯特的怀抱当中,一切都是那么容易被遗忘;让整个世界在一片模糊当中离他而去是那么的容易,当他同他在一起,同那个让他变得完整的人。莱斯特就是他自身那凶残的另一半,莱斯特就是他的黑暗面,那路易从来就没办法完全体会到的吸血鬼生命的乐趣。

 

       当那个吻加深的时候,他愉悦地呻吟出声,而莱斯特退了开来,带着一种充满了占有欲的爱意打量着他,抚摸着他深色的头发。他的囚禁者们可没有那么的温柔,而他希望他不必解释那些淤青,因为那样的话...

 

       莱斯特又一次亲吻了他,而他温和地回应着,忘记了所有的那些困扰着他的想法。“你知道,”他的创造者低声说道,微笑着,“在你离开的那段时间里,有一些事情是我一直想要做的...”

 

       路易试图在莱斯特那充满了情欲的目光面前表现得天真无辜。“哦?”他笑道,“像是什么事情呢?”

 

       作为回应,莱斯特将他拉得更近了一些,然后露出了那种捕食者的微笑。“让我来告诉你。”

———————————————————————————————————————

 

       “好的。谢谢你抽出时间来通知我们。是的,你也一样,谢谢。拜。”丹尼尔将听筒放回到了电话上,然后若有所思地咬起了他的嘴唇。“好吧,奇迹永远存在。”他嘟哝道。

 

       他走回到了休息室里,阿曼德正靠在一张沙发上,在这个晚上第三遍看着同一部德国表现主义电影。在丹尼尔进来的时候他没有抬起头来,相反,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康拉德.维德电影里那个古怪的人物鬼鬼祟祟地穿过沉睡着的德国城市,搜索着他的下一个受害者。

 

       “是谁的电话?”他用一种无聊的声音问道。

 

       “大卫。”丹尼尔走了过去,关掉了电视,面对着阿曼德那愤怒的目光。

 

       “你干嘛那么做?”他气愤地问道,“马上就要到最精彩的部分了——”他按下了遥控器,电视屏幕重新亮了起来。

 

       丹尼尔挡在了电视机面前,他抱起了胳膊,而黑色和白色的灯光闪耀在他的身体上。“你不想知道他想做什么吗?”

 

       阿曼德皱起了眉头。“好吧,那我勉强配合你一下。大卫想做什么,丹尼尔?”

 

       他的同伴露出了一个苦笑。“他什么也不做。他只是‘通知我们一个新消息’。”

 

       “什么?”阿曼德问道,他的眼睛仍然落在他能够看见的剩下的电视屏幕上面。

 

       “路易还活着。而且他已经回到了莱斯特身边。”

 

       这回他终于得到了阿曼德的全部注意。“真的吗?”他的创造者问道,突然看起来就好像他一直以来假扮的那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他...他还好么?”

 

       丹尼尔皱起了眉头。“大卫说他表现得很古怪。他一直在发脾气(flying off the handle)...”

 

       阿曼德微笑了起来。“你和你那些可爱的二十世纪词汇,丹尼尔。当然他有足够的理由烦躁,在发生了所有的那些事之后?”

 

       “不仅仅是那样——”

 

       “我知道,”阿曼德皱起了眉头然后叹了口气。“你看,你能让开吗?我现在完全看不见这部电影了。”

 

       “阿曼德?”

 

       “我知道;我知道。就只是让我先看完这个,然后我们就走。”

 

       “去哪儿?”丹尼尔困惑地问道。他坐在了阿曼德的旁边然后揽住了他的肩膀。

 

       “去纽约,当然。在出了这件事之后。”

 

———————————————————————————————————————

 

       当路易感觉到了那件羊毛针织衫在他皮肤上那熟悉触感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满足的微笑。这感觉很好,这件舒适的衣服——莱斯特为他挑选的衣服——贴着他的身体。他喜欢现在环绕在他周围的一切,这些衣物,这些柔软的毯子,潮湿的草地,凉爽的空气,以及莱斯特柔软的嘴唇压在他自己的上面。而虽然他的脚因为被拖着逛遍了每一家商店来充实他们的衣柜而疼痛着,但是他喜欢这样一种轻微的疼痛。

       

       莱斯特放上了一些轻音乐;而那抚慰着他紧绷的神经。他的同伴拿出了一些文件翻阅着,而他把路易推到了一边,即使那不过是一些财政报告。因为“我现在喜欢自己处理我自己的事情。”而路易不得不把注意力转向了他面前那一大堆CD上面。

 

       那又一次惊讶到了他,这个世界在这么短短的几年里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音乐的品味完全是兜了一个圈子;而那些古典乐和通俗乐和无数的音乐流派都回来了。当然,这个时代的某些人喜欢把辣妹合唱团视作‘经典’,而对此路易只能够说嗜好是没法解释的。

 

       他挑出了一张CD,浏览着上面的曲目名称,这时候他听见了它。

 

       路易。

 

       那声音是那么的轻,不过是一声耳语。他有些惊恐地向四周环顾了一圈,他想看看莱斯特是否听见了它。他的爱人还在写着什么,很明显没有听见任何声音。路易站在那里,浑身僵硬,十分难过,而莱斯特抬起了头来。

 

       “你还好吗?”他问道。

       

       路易点了点头,转过了身去。莱斯特皱起了眉头,回到了他的工作当中,但他还是会时不时地抬起头来检查一下他雏儿的状况。

 

       路易。

 

       那声音现在变得大一些了;那是一个警告。不要忽视这一切,不要逃避它。它在提醒着他,那是真实存在的,提醒着他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且它们一直,一直都在他的身后。他可以离开这个公寓或者穿过马路或者坐上飞机,但是那些歌曲都是一成不变的。他颤抖了一下,闭上了他的眼睛,让他自己忽视掉了他胃部那种翻江倒海的奇怪感觉。

 

———————————————————————————————————————

 

       在夜晚将近尾声的时候,莱斯特终于放下了他所有的工作和阅读,看见他的雏儿正在翻阅着那一年的年历。“路易?”他低声叫道。

 

       路易抬起了头来。“什么事,莱斯特?”

 

       蓝色的眼睛审视般看了他一会儿。莱斯特握紧了他的双手,挺起了肩膀然后往前坐了一点。这是一种充满着威胁意味的姿态。“你打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路易谨慎地打量着他。“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不是吗?”

 

       莱斯特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用一种缓慢的语速开口,就好像在同一个小孩子说话一样。“不,我亲爱的,你没有。你没有解释任何事情——你只不过是找了一些可怜的借口,然后当大卫问了你一个简单的问题的时候,你就发起火来。”

 

       “莱斯特——”

 

       “你打算告诉我吗?”

 

       伴随着恼火和恐惧,他的雏儿站起了身来。“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他能够感觉到愤怒,以及更巨大的恐惧,它们在威胁着要将他蚕食殆尽。他想要逃离这个房间,逃离这些问题,那些让他不得不面对——

 

       而莱斯特扑向了他。他们两个倒在了地板上,沉默地搏斗着,路易想要逃脱,而莱斯特想要得到他的答案。他们滚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莱斯特不可避免地胜过了他。他把路易的手压过了他的头顶,然后借着他身体的重量将他压在地上。路易在喘着气,而对方将他的脸贴近他,蹭着他的脸就好像他们不过是在做爱。

 

       “莱斯特,拜托,”他轻声说道,“不要。”

 

       “就只是告诉我,路易。告诉我所有的事情,然后一切都会没事的。我会保护你,远离那些无论是什么烦扰着你,让你变成这个样子的东西。”

 

       “你不知道你在要求什么!”

 

       莱斯特皱起了眉头。他更用力地捏紧了他的手腕,用一种冷静的神色低头望向了那充满着恐惧的绿色眼睛。“你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路易。”他柔声说道,“你要对我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把他的手放在了他爱人的嘴上,阻止了对方任何的反对话语。“你要告诉我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以及你是如何逃出来的。你要告诉我你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21)
  1. SSS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