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VC】TO THE LAST SYLLABLE (14)

       Part 14

       “想象一下,”阿曼德说道,在他的手上摆弄着一块鹅卵石,感受着那光滑的表面划过他的手掌,“一个人得以窥见了某些黑暗并且难以理解的事物,而他却把那个秘密隐藏在自己的心里。”他凝视着那些在月光之下闪闪发光的黑色波浪,听着浪花拍打在英国海岸上发出的咆哮声。

       丹尼尔坐在他的身边,在靠近多佛港的一个悬崖上,皱起了他的眉毛。“好吧,就我们刚刚谈话的内容来说这的确是一个相当突然的转折。而且还是个十分令人不愉快的转折。我们从关于风景的讨论突然转变到了关于神秘的黑暗事物的胡言乱语?”

       “所以我可能的确注意力集中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一个青少年应该允许有那样的一个缺点?”

       “你要是一个青少年的话,那我就是个‘永远的小学生’了。”

       “莱斯特在那本书里关于你性格的描写有些过于繁琐了。”

       丹尼尔笑了起来,他往后靠去,把他的头枕在了他的手掌上。“而你总是在抱怨由他所展现出来的你,或者我,或者整个宇宙的样子。他简直做不出一件能令你满意的事,不是吗?”

       阿曼德笑了起来,“我觉得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做。”他在丹尼尔的目光注视之下冷静了下来,他的头发在海风中轻微地拂动着。“但是这件我想要谈的事情。这件事——”

       “这个对话也许还同我们的朋友路易有关?”

       “没错,就是他。”

       “他看到了一些古怪的景象。”

       “也许。”阿曼德耸了耸肩,又一次望向了海面。“并且假如...好吧,假如你能够读到人们的思想呢?假如你所看到的东西都是些可怕而且深奥的东西...但那只能够让你感觉更加满足呢?”

       丹尼尔笑了起来。“什么?”他讽刺地问道。“就像是关于天堂或地狱或但丁的炼狱那样的一些扭曲的幻象?”

       “你说的是什么傻话。”阿曼德轻蔑地说道,“当然不是!”他叹了口气然后将他的目光移到了那些星星上,它们就像神圣的守望者们一样在两人的头顶上闪耀着。“如果你能够看见这一切结束的样子呢?”

       “你指的是这个世界,还是指我们?”

       阿曼德耸了耸肩。“我们,我想的话。为什么我们的结束也意味着世界的结束呢?”

       “我不知道。也许这是典型的二十世纪自我中心的思维方式作祟?我无法想象没有了吸血鬼的世界,无论我自己是否存在。”

       “路易没有预见到这些。”阿曼德说道,他的声音现在听起来仿佛是一种低沉的呢喃。“他看见了...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更加的丑陋。他看见了毁灭,不是末日启示那样的毁灭,而是某些逐渐逼近我们的东西。那个男人,丹尼尔,那个无足轻重的凡人傻瓜,马库斯.斯通,促成了某些终极的,致命的行动的开始。”

       丹尼尔感觉他快要因为这种纯粹的无力感而爆发了,“那么他到底看见了什么!”

       “就只是那样,”阿曼德说道,转过头面对着他。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像是闪闪发光的宝石。“我不知道。路易的思想并不像是一份文件,你可以去阅读、阐释并理解它。我只能感觉到他的情感,他对每一个事件的反应,而我只能试图来解读这些感受。”

       “而你感觉到了什么呢?”

       他开始变得忧伤了起来。他垂下了他的视线望着下方冲刷着岩壁的海浪,他的脸变得像是雪花石膏的面具一样光滑并且毫无表情。“我感觉路易正在远离我们。他在我们大家的担心和询问之下隐藏着所有的那些事情,而时间在不断前行。某些东西,或者某个人,总有一天要崩溃掉。”

————————————————————————————————————————

 

       我在一个寒冷的秋天夜晚沿着一条铺满了鹅卵石的利物浦街道漫步着,路易走在我的身边,而我发现我此时此刻所能够想到的所有东西就只有奶油。

       “奶油?”路易问道。

       “哦,”我说,“那是一个俱乐部的名称。一个九十年代的孩子们心目中名副其实的理想圣地...在1990年,我是说。而那些在现在看来完全已经成为文化历史了。”

       路易嘲讽地扬起了一条眉毛。“哦,我相信这一点。”

       我咧嘴笑了起来。“事实上,有些人甚至会将它与朝拜伯利恒,或者参观卢浮宫,或者瞻仰宪章相提并论。”

       “这一点也不好笑,莱斯特。

       我大笑了起来,然后将我的手指与他十指相扣。“所以,这个俱乐部——”

       “我不想去任何的俱乐部。”他反射性地说道。

       很好。我不会大发雷霆。我不会。现在需要的是温和的说服:“但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一类的事情了——”

       “九年。”他说道,微笑着。

       “所以你会来吗?”

       他握紧了我的手。“为什么不呢?”

————————————————————————————————————————

       好吧,所以这个地方有一点点的...肮脏。毕竟,如果从这个店主在这几十年里面获得的利润来看的话,你应该认为这个地方能够再装修得好一些的。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走过了那条排在门口不合理地长的队伍,和那些穿着古怪却漂亮的服装的男女,直接走了进去,唯一需要的只是对门口的那些大块头们使出一些思维把戏。

       我们穿过那些拥挤的凡人们走到了VIP区域,有一些曾经盛极一时的足球运动员们和那些三流小明星们坐在那里喝着标价过高的香槟。路易兴味索然地从包厢里看着那些正在跳舞的人们。而我自己,则渴望能够加入到那里去,被包围在汗水和血液和肾上腺素当中,感受他们生命的热量包围着我,感受路易的身体柔软地紧贴着我的。

       我领着他走下了钢制的楼梯然后走上了舞池。音乐声在轰响,那是万花筒一般绚烂的声音和节奏,而它令我那喜欢表现的自我兴奋沉醉,就好像是受到了某种药物的作用。路易离我很近,当那些人类的狂欢者们围绕起我们的时候,他不得不被挤向了我。同时一些陶醉的傻瓜们还在不断将他们自己挤入舞台上拥挤的人群当中。

       “那些该死的小白痴。”我嘟哝道。

       说老实话,我开始感到恼火了起来,那些汗水都沾到了我昂贵的丝绸衬衫上面。我旁边的一个家伙在跳着‘手肘舞’,因此我用力将他推到了拥挤的人群当中。我本可以忽略掉这些事情,在这个包围着我的黄昏世界里。那黑暗是彻底又完整的,而那穿透了黑暗的唯一一丝光线在在我周围的空气当中创造出了一种诡谲奇异的氛围。我觉得我被这一切所催眠了。

       我沉醉于其中,这些鲜血,这些灯光...以及路易。当我看着他在我的面前起舞的时候,那些音乐声仿佛都逐渐消失在了远方。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盈柔软,随着音乐像猫一般舞动着。有一束光从闪光灯中照射了出来,那些红色,蓝绿色的灯光在他的身上起舞。

       他绿色的眼睛在熠熠发光。他的皮肤是那么的光滑并吸收着各种颜色的光芒,被转变成了那种色彩,就像是一条变色龙。我喜欢有他在我的身边。他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性感,而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他向我靠得更近了一些,而我热切地拥抱住了他。他的胳膊环住了我的脖子,而他的头埋在我的颈窝里,紧贴着我磨蹭着他的臀部,他与我压得是那么的紧密,让我感觉我们就好像是一个人。

       “我爱你。”我哽咽着说道。

       “什么?”他隔着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问道。

       我抬起了他的下巴然后吻上了他。“没什么。”

————————————————————————————————————————

       在几个小时之后,我们都累得精疲力尽并且满身汗水——大部分是别人的。我领着路易回到了VIP区域,然后挤进了人群中去点饮料。

       他坐在那里,又一次望向了拥挤的人群。他的眼睛仿佛徘徊在遥远的地方,远离了这个俱乐部,在他的某个秘密的世界里面。我坐在了他的身旁,然后在他的面前打了个响指。

       “路易?”

       没有回应。

       “路易...?”

       现在,路易总是容易像这个样子突然掉线。我有时是同他在某些公共场所里,而一束光会吸引住他的目光,或者他会凝视着某个黑暗的角落,然后呼的一下,他就什么也不理会了。他会陷入到这种出神的状态然后无视掉他周围的世界,直到我把他从那种恍惚状态摇醒。

       而那也正是我现在做的。

       当然,他立刻就生起了气来。他扑向了我与我扭打着,而我则在大笑。我在笑他的愤怒,以及他的激情,他在试图与我搏斗,即使我比他要强上那么多。我将他拉向了我,让他在我的怀中平静了下来。

       “我怀念这个。”我说道,贴着他的头发微笑着。

       “这个打斗?”

       “我们,”我说道,“以及我们的争斗。我们的做爱。所有那些我们所做的愚蠢的事情。”

       他靠着我颤抖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现在离开吧,莱斯特。”他轻声说道。

       “但是,路易——”

       “现在,莱斯特。”

       我抚摸着他的头发。“你不喜欢这个吗?”我问道,“你不想要疯狂一个晚上吗,同我一起?”

       他的绿色眼睛就像是翡翠的碎片刺穿了我的灵魂。“莱斯特。”他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

————————————————————————————————————————

       在外面,在那个通向城市中心购物地带的昏暗小巷中,我感觉到我对他的担忧又一次升级成了一种愤怒。天开始下起了雨,而我走在他的前面,感觉那些沉重的雨水落在我的身上,浸湿了我的衣服直达我的皮肤,从我的脖子上流下来。这只能够增加我的愤怒,而我把我的双手抄在了口袋里,大步走在他的前方。

       为什么他总是毁掉所有的事情呢?为什么他现在一定要像这个样子?上一刻,他是那么的温和又开心,想要讨好我——而下一刻;他又在颤抖,哭泣。而且他在隐瞒着某些事情!它就像是一把卡进了我们之间的楔子,我们的裂痕是那么的明显,因为我现在正快步地走下街道,走在他之前好几米远的地方,沮丧地咬紧了我的牙齿。

       “莱斯特!”他喘着气喊道,跑着追上了我。他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将我转了过去。当他看见了我咬紧的牙齿,我那闪烁着的灰色眼睛的时候,他由于恐惧而倒退了一步贴在了墙上。“对不起——”他开口说道。

       “哦,你现在总是在说对不起!”我咆哮道。

       “拜托,莱斯特——”

       “那他妈的到底是什么,路易?”我厉声说道,“为什么你总是产生这种疯狂的情绪波动?为什么我得迎合你的每一个需求!”

       “对不起。”他重复道。他垂下了他的视线,看上去是那么的失落难过,而我的心在为他流血。我想要拥抱他,保护他,安慰他。但是我不能那么做。我太生气了,太心烦意乱了。无视了他的恳求,我转过了身然后大步地离开了他。

评论
热度(19)
  1. SSS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