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VC】TO THE LAST SYLLABLE (完)

       Part15

       “你通过假装虚弱来获得力量。这样,你就能让别人感觉他们是那么的强大。你通过让别人拯救你来拯救别人...你是他们勇气的证明,证明他们是英雄...因此要安于做一个弱者。”

       ——Chuck Palahniuk “Choke”

————————————————————————————————————————

       莱斯特——

       “我要回家了,路易。”我在走开的时候傲慢地宣布道。“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毫无疑问,你会把那些也对我保秘起来。”

       “莱斯特!”他叫道,又一次跑着赶上了我。他抓住了我的胳膊,而我想,他他妈的真烦人。我开始往空中上升,想要摆脱掉他。但是,他仍旧坚定地抓住我不愿放手。“不要走——”

       “放开我,路易。”我吼道,“否则我会把你给甩下去。”

       “那你就那么做吧,”他反击道,“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让你听我说完!”

       现在这真的成为了一种在重新降落下去和丢下他之间做出的抉择了,因此我很不情愿地慢慢降落到了地面上。我们又一次落到了人行道上,而他满意地后退了一步,仍然紧抓着我的胳膊。“放开我!”我愤怒地大叫道,“我不想让你碰我!”

       他的脸痛苦地扭曲了起来。“但是为什么?...”

       好吧,他想让我把事情讲个明白。因此我就告诉了他。“因为我越来越恨你了。”我嘶声说道。

       我这话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受伤,挫败。我立刻就后悔了。他让他的手从我的胳膊上落了下来,然后在瓢泼的大雨中闭上了眼睛。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他又忘记了带他的外套出门,一如既往。我想要抓住他,并告诉他我爱他,但是它却将我们两个分开,那个秘密——因此,我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

       “好吧。”他最终说道,拒绝看着我的眼睛。“我很抱歉。我不会再来麻烦你了——我向你保证。你走吧,莱斯特。”

       “路易——”

       “拜托了,你走吧。”

       我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这样子你就能够再失踪另外一个九年?这样,大家就能够知道我是一个多么恶劣的魔鬼!”

       “不,”他说道,慢慢地摇着他的头。“只是因为我的心已经碎了,而我不想看到你哭泣。我已经经受了无数的心痛,失去,恐惧,而我在尽我最大的努力承受它们。但是如果你想要一了百了地离开我,你就已经给了我在你面前崩溃掉的屈辱。”

       “我说那句话不是那个意思!”我愤怒地大叫道,“你知道的!我从来就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我无法忍受这样的你,你那种糟糕的情绪!那是我所憎恨的——不是你,我的爱人,我的路易——但是你正在成为这一切的源头。”

       “看在上帝的份上,莱斯特。”他喘息道,“我已经在一个人间地狱里呆了九年的时间,而你认为那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影响?”

       “不是这么大——”

       “莱斯特!我刚刚花费了八年的时间被打药,实验,抽血以及谁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在那些凡人白痴的手中!我可能产生一些这种事情造成的后遗症——你很幸运我还没有发疯!”他挫败地将他的手拍在了他的额头上,然后用他的手指耙过他的头发。“你就不能至少在冲我发脾气之前试图考虑一下这些吗?”

       “但是看见你像这个样子太让我痛苦了!我那么的爱你,但是我觉得我无法帮助你!而那让我感觉痛苦,路易,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没用!”

       “好吧,那么你要原谅我!”路易愤怒地低声说道,他的绿眼睛眯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准备着发动攻击的猫。“下一次我被绑架和伤害了之后,我要试图确保不要太过于伤害到的感觉!”

       我为那句话愤怒了起来。“你怎么敢那么说。”我嘶声说道。

       “什么?关于你的感觉!”

       我冲了过去,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猛烈地摇晃着他。“不要说‘下一次!’我永远不会让那些事再次发生在你身上!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一次伤害到你了!”

       他抬起了头来看着我,他的牙齿因为痛苦而咬得紧紧地。他现在完全不管不顾地大叫出来了。“那么为什么你还会让所有的这一切发生!为什么在那些关键的时刻你没有出来帮助我!”

       我知道那是没道理的。那是关于一些我根本没有真正的控制权的事情的指控。我应该对此大发雷霆——好吧,我已经发过怒了——通常来说的话。但是当他说完了那句话之后,他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路易。”我哽咽着说道,“上帝啊,路易,我希望我可以——”我的声音破碎。当我吞咽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喉咙里堵着一个疼痛的肿块。我将他拉向我,屈服于了我自身那可怕的悲伤,很幸运天上在下着雨,因为那样我就能够藏起我的泪水。“我希望我能够让时间倒流,然后拯救你。为什么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的身上!为什么我无法保护你——”

       “我受不了了,莱斯特!”他说道,“我无法忍受像这样与你分开!我不能失去你,你不明白吗?”他激动地说道,他的手抓住了我的衬衣。

       “失去我?”我问道。

       “我失去了克劳迪娅,莱斯特,”他低声说道,而他的眼角有一丝红色,那可能是他的眼泪。“而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

       我将他的脸捧在了我的手中。“我不明白!”

       他吞咽了一下,闭上了他的眼睛。“那些梦,莱斯特。它们告诉我我将会失去你——它们告诉我了许多事情——在我的睡眠当中。”

       “像是什么?!”我轻声问道,在脑海里一直想着要控制住我的脾气。

       “我梦到了结局。”

       “结局?”

       他又一次痛苦地吞咽了一下,在冲刷而下的大雨中眨着眼睛。“我梦到了我们会怎样死去。”

       “那太荒谬了!”我哼道,“你不是预言家,也不是有洞察能力的人!而即使你是,那又如何呢?我拒绝相信任何这一类的事情!”

       “莱斯特——”

       “你相信它吗?”我问道,咧嘴笑着,“你相信吗,说真的?”

       我的声音是那么的紧绷,低沉并且在我听来是那么的奇怪。我的嘴唇感觉就好像快要撕裂了一般,它们拉得那么紧,扯出一个怪诞又滑稽的假笑。我感觉,如果他说了是,如果他相信它,那么我就会伸出手去捏碎他那该死的脖子。不,他不可能梦见那样的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即使可能,那他说的也不是真的。它不可能发生在路易身上。结局——永远都不会有结局!不是么?

       他有些畏怯地打量着我。他绿色的眼睛一刻也不离开我的视线。他在微微地颤抖着,因为寒冷,我想道,而他低下了他的头。“不,当然不。”他摇着头。“那不过是些无用的臆想,不是吗?是病态的心智所造成的。”

       “是的,正是如此。”我伸出手将他拉近,温柔地用一只手搂过了他的腰。

       “你信任我吗,路易?你相信我不会让任何伤害再次接近你吗?”

       他点了点头,而我是那么的爱他,我能够看见他的绿眼睛里闪烁着的诚实光芒。“是的,我相信你。”

       “那么这就解决了。”我说道。我感到他黑色的头发在蹭着我的脸颊,就像是柔软的丝绸。“我很抱歉,路易。我为我对待你的方式感到抱歉。但那实在是太困难了,看见你像这个样子。这样的神经紧张...总是向我隐藏着你的思维。但是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发誓。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贴着我的脖子,他的吐息火热。“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路易和莱斯特,这就是原因。因为我们已经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种植园的大火和克劳迪娅和一群嗜血的吸血鬼——两次,而我们也能够安然度过这个的。”

       我将他抱紧,感觉痛苦的泪水流下了我的脸庞。我今夜深深地伤害了他。而且上帝啊,我后悔我那样做。我应该补偿他,应该让他知道我是真的对此感到后悔。但最重要的是,我会保护他,而且让他知道,是的,路易,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黑暗,而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悲伤——但是无论如何——我会照顾他。

————————————————————————————————————————

       路易——

       他穿过这个空间,呼呼咆哮着的风在他的耳边尖叫,他的头发在风中猛烈地翻飞着,一个声音说道:“我们想知道——你想要看这个,不是吗?因为我们希望你不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想让你看到这一切最终意味着什么。”

       你是上帝么?亦或是魔鬼?

       “为什么我们会是这一类的东西?也许我们只是找到了某些我们想让你知道的东西。”

       你是死神么?我认为我已经死了。

       轻柔的笑声。“不,路易。我们不是死神。但是我们可以带给你死亡,如果那就是你想要的话。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我们的意思是,我们会允许你死去。如果那就是你想要的——那是你一直渴望得到的,不是么?内心的平静。”

       但是莱斯特呢?

       “啊,好吧...那么也许你应该看看这个。以及所有那些我们必须展现给你的。”

       他在风中闭上了他的眼睛,听着那些低语环绕着他。然后他就站在了某个坚实的东西上面,一块地板。他周围的空气是静止的。他睁开了他的眼睛,然后惊讶了起来。

       哦,他知道这个地方。他熟知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丝光线。他了解每一处的阴影,那抛光了的橡木的味道以及而那些厚重的埃及式窗帘对他低声倾诉的声音。家。那张床,覆盖柔软的绿色毯子——那是莱斯特的要求,当然——还有那张如此熟悉的实心橡木桌子。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结实的靴子,以及漂亮的衣着——丝绸衬衫和绿色的马甲背心。他的脖子上系着一条领巾。他屏住了呼吸。他是在做梦吗?他现在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他是...他是死了么?

       在房子的某处,响起了“致爱丽丝”的曲调。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为了压下在他的心底不断上升的孤独和悲伤的感觉。他现在在皇家大道上,而尽管它有着那样古怪又奇诡的氛围,这里仍旧是路易在他那漫长的生命当中唯一一处能够找到些许类似于平静的感觉的地方。

       他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穿过走廊。两侧是暗红色的墙壁,那个华丽的小桌子上摆放着一个镶金的小钟表...他的心在疼痛。那一对金丝雀,关在另一个房间的笼中,啁啾不已,给这个黑暗的小空间增添了一些生机。一切都很正常。这里标志着家,以及安全。

       他朝着客厅里面撇去,期待着能够在那里看见他那两个挚爱的家人当中的一位,但是它是空的。接着他朝着音乐室走去,那是那贝多芬的曲调传出的地方。他感到他的胸口奇怪地揪紧了。最好不要有什么病态的,可怕的东西出现在那里。他知道——这是一场梦,不是么?而梦境总是会随时突然出现可怕的转折。

       但是那个房间就同他记忆当中一模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摆在原位。克劳迪娅的玩偶丢弃在躺椅上面。而莱斯特就坐在那儿,在钢琴跟前,穿着他那身漂亮的十九世纪服装;风度翩翩。路易的心充满了对他的爱。

       他走进了房间,感到很奇怪他的鞋跟并没有在那抛光了的木地板上撞击出响声。莱斯特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神情冷漠。他没有错过一点那令人心神不宁的旋律,虽然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路易,看着他站在了钢琴旁边。

       “你在这里,”路易说道,松了一口气。他必须告诉莱斯特关于那场绑架,告诉他他是对的,某些东西在同他说话——

       “当然我在这里,”莱斯特说道,耸了耸肩。“有时候你说的话简直愚蠢透顶。”他说着,夸张地叹了口气。

       “克劳迪娅呢?”路易问道,突然是那么的渴望见到她。

       “出去了。她想去透透气,不久就能回来了。”

       路易环视着四周,观察着这个豪华的房间里的每一处角落。他很喜欢新奥尔良,以及在这里的他的家。他必须跟莱斯特说,也许是时候离开纽约了...“你想听一首诗么?”莱斯特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噢...”

       “你是否愿意与我结伴同行,”莱斯特诵道,他的眼睛盯住路易。“你是否愿意与我结伴同行?”

       “什么?为什么你要像那样子说话?”路易问道。他的创造者则直接无视了他。


       “穿过那深谷的昏暗, 

        穿过那黑夜的阴沉; 

        那里小道无比幽深, 

        那里太阳匿影藏形, 

        那里没有光明, 

        那里没有生命...


       那里人生暗淡犹如梦境, 

       那里群山更比墓穴阴森

       ...你是否愿意与我结伴同行

       那里会有混杂纷纭, 

       那里要离别难舍的姊妹, 

       那里要忘却健在的双亲


       一起走入人世奇怪的幽冥, 

       我们共同在死亡之中求生; 

       没有生命, 

       没有家庭, 

       没有姓名, 

       曾经存在, 

       却又消失罄尽


       你将经历扑朔迷离的幽冥, 

       我们的面孔互相无法辩认;        

       今昔全都一齐陷入困境, 

       却又难以找出那无形的原因

       ... 然后,与我一同追寻你的足迹, 

       让我们结合成亘古的永恒。”


       说完,他笑了笑,他那灰色的眼睛穿透了路易的灵魂,使他不得不转过头去。

       “而这诗到底是什么意思?”路易问道,朝他走了过去。“你想要告诉我什么信息?”他的声音就如同过去一样低沉并充满了痛苦。

       莱斯特耸了耸肩。“这只是一首诗;没别的。你总是考虑得太多了,我的朋友。”他微笑着,但是那微笑并没有到达他的眼底。“那是为一个人类的心灵而写下的,路易。而就像你常说的,你已经‘忘却了人类的心灵’。”

       “那不——”他开口反驳,但是莱斯特并不听。

       “嘘,你这个傻瓜。让我为你弹一首曲子吧。”说完,他开始弹奏起了一首轻快的小调,而路易,失却了他的语言,困惑地,慢慢地坐进了他身旁的一把椅子里。他攥紧了他的手指。他突然感觉那么的不安。这个梦是有某种目的的,不是么?有某些事情...隐藏在其中。他感觉某些黑暗又致命的东西缓缓地爬上了公寓的墙壁,藏在那些砖石结构当中,为他构建起了一个小牢房。而这个房间的灯光,莱斯特,它们全都在被它威胁着。

       接着,他注意到了那面镜子。他站起了身来然后走了过去,记起了镜子在梦境当中(抑或是在幻象当中,无论如何吧)同时也意味着真实。但是在那里所反映出来的只是他自己。十八世纪的路易,聪慧并且永远年轻的模样。他的皮肤是那么的苍白,一如既往,而他绿色的眼睛像魔鬼一般美丽。这不过是一段记忆!但在他知晓了未来之后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你在做什么?”

       他没有转身看向莱斯特。他眯起了他的眼睛,继续打量了一会儿他镜子中的影像。“我在试图找到真相...”他心不在焉地嘟哝道。

       “而你看见了任何东西么?”

       事实上,他的确看见了;他看见了他是多么的颓废。多么的苍白。当然,他一直觉得他自己看起来是那样的——莱斯特也是,虽然他会把那些藏在委婉的形容后面——“轻盈”,“皮肤就像是月光”。但是他的眼睛是死去的。它们不再充满着惊奇。他感到疲倦,而他的倒影皱着眉头回望着他。

       “我在死去,莱斯特。”他简短地说道。“我能够感觉到它。而我不认为我还能够再次醒来。”他痛苦地转向了他的创造者,感觉到莱斯特出现在这里是个错误。莱斯特充满了生命和活力,而且也许在全世界唯独对路易,他同时是一个温柔并且本质上善良的男人。一个爱人。

       “别胡说,”莱斯特说道,“你不会死!我不会允许那发生的。”

       “但这是什么...这个幻象,如果这不是死亡的话!”路易质问道。

       “问题——你总是问那么多的问题!”

       无论如何,路易并不想同他争吵。就好像一些女巫,总是提供给他半真半假的谜语,而他根本不想仔细思考这个。小小的银色河流穿过了镜面,伴随着噼啪的声响滑过那光亮的表面,直到它成为了一块块锯齿状的裂痕。他从当中完全无法看清楚他自己;所有的一切扭曲了起来。他瞥见了一只绿色眼睛的一丝闪光,而它回视着他。镜子在跳动着,等待着。然后,伴随着一阵充满了疼痛和玻璃和闪光的爆炸,它就在他的面前裂成了碎片。

————————————————————————————————————————

       他在大卫的庄园那一片黑暗的客房当中惊醒了过来。莱斯特躺在他的身边,轻轻地打着瞌睡,等待着太阳的升起。他们做爱的气息和热度仍然存留在空气当中,而他在这个熟悉的地方放松了下来。

       又一个幻象。或者,可以说是称之为幻象的一段回忆。他希望他能够忘记,即使只有一个晚上,忘记它们所展现给他的画面。然后,他伸出了他的手指穿过了莱斯特那松散的金色头发,在他的梦中,他的创造者所说的那句简单的宣言又回到了他的脑中。

       你不会死!我不会允许那发生。

       那些梦境,那些幻象——它们紧随着那些发生在他生命当中的事情而来。只不过,路易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当然这也意味着他能够改变它?当然那也就意味着,它们所展现给他的最后一个画面能够被避免?

       他回来了,虽然他在那幽冥当中过的很快乐。它们对他说,你会回来么,为了莱斯特?

       为了莱斯特,是的。而当那一切不可避免地发生的时候他会陪在他的身边,或者他们可以抗争,然后生存下去。

       而如果要说的话,路易一直都是个幸存者。

————FIN

*那首诗: Invitation to Eternity 永恒之邀

评论(9)
热度(37)
  1. 哈利路亚啦啦啦啦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
    推荐推荐,很好看的一篇非常精彩,很还原的同时还有点小恐怖哦,而且这里的莱路总让我代入电影的形象,路易...
  2. 菜猜猜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棒的长篇翻译! Bravo!
  3. SSS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