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VC】Just the Way You Look Tonight

投粮一发完。关于天谴者女王的一个有爱的小后续_(:з」∠)_

原地址: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m/michel-justtheway.htm


       “是的,我知道。”我怜爱地看著他,欣悦地看见怒火使他充满了生命力:“而且,我爱死你这样说了,路易。我想要听见你这样说,只有你可以说到这种地步。来吧,再说呀。我是个大恶魔。告诉我,我是多麽坏,这让我觉得好棒呀!”

                                                                                     (安妮.赖斯,《天谴者的女王》,1988)

       莱斯特——


       路易一直沉默地走在我的身边。我想他不说话是在故意跟我作对。在那一连串的笑声当中我所说的话当真就是我想表达的意思。我想让他继续责骂我,我真的想要听见他那低低的,天鹅绒般的声音被他的愤怒所转变。但是不。他会用他这样的方式继续下去,然后重新成为他过去一直以来的那个超然的生物。我无法忍受他的这种沉默。我还是更喜欢他唠唠叨叨地对我说些我是多么的邪恶的废话。但是突然,我猛地意识到,在几个晚上之前我们才刚刚重逢。可我却感觉我们仿佛从未分开过,就好像我们之间没有分离那将近100年的时间。他还是我那熟悉的绅士朋友。虽然我知道现在他所看待世界的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但是在我的眼里他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我看不见那些新的知识所带给他的变化,现在他拥有了他的答案,而它们对他那平静的,温柔的面孔或他那年轻的声音造成了什么改变呢?什么也没有,看起来。


       尽管如此,相比于他的悲伤和焦虑来说我还是更喜欢看见他愤怒的样子,而现在他走在我的身边,低头看着他自己的脚步,就好像是在避免同我说话,甚至是避免看着我。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认为我变了。我们一点都没有变,我们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像我们自己。


       他们怎么会认为我能安静下来,然后成为一个行为规矩的小吸血鬼呢!还有那个悲伤的她,我那疯狂的女王,离开了我却留下了她还将再次卷土重来的威胁。但我是不会允许那发生的。最终,路易用他的沉思阻止了我那即将到来的大笑。


       当我停住了脚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伦敦的郊外了。路易还在安静地继续往前走着,我看着他逐渐走远,然后追上了他,我握住了他柔软地垂在身侧的那只冰冷的,漂亮的手。他那光滑的手指带给我的感受依旧是那么的新鲜。我的心中开始充满了一种温和柔软的情感,而那一刻我才记起我本是打算捉弄他的。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台词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那些罗密欧所说的话,当他第一次触碰到朱丽叶的手的时候。


       “‘要是我这俗手上的尘污

         亵渎了你的神圣的庙宇,

         这两片嘴唇,含羞的信徒,

         愿意用一吻乞求你宥恕。


       我背诵着那些话语,一边握住了路易的手,然后就像罗密欧一样亲吻着他那修长的手指。路易带着一脸困惑的表情望着我。我微笑着然后等待着他的回应。他依旧那样望着我,就好像在试图弄明白我刚刚到底做了什么。他不愿意当我这个傲慢的罗密欧的朱丽叶。而他猛地将他的手从我的手中抽了出来,并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笑了起来,一开始是轻轻的笑,然后就变成了大笑。他在嘲笑我!现在,我成了那个感到一片茫然的家伙了。


       “我明白了,莱斯特。看起来踏上了大诗人的土地的确让你感染上了一种戏剧化的心情!”他说道,重新恢复了他的平静。


       我感到既愤怒又有些兴奋。我走到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那瘦瘦的肩膀,并试图用力地吻他的嘴巴,就像我在演唱会上所做的那样。他没有我的力气大,但是上帝啊,他的动作可真快。他把他的头转向了一边躲开了这个吻。


       “你在计划什么?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还期待着我能够继续回应你的台词么?”他问道。


       “好吧,你知道这出剧的,路易。接下来的剧本就是接吻!别责怪我,责怪莎士比亚吧!”我嬉笑着回答道。


       “我不是个演员,而且我也不会同你玩这种表演游戏。据我所知,在整个吸血鬼家族中你是唯一的一个演员。”他试图摆脱我的掌控,但是当他意识到他做不到那一点的时候,他便站定在了那里,假装我那充满了占有欲的动作并没有影响到他。


       “哦,平静,好丢脸的屈服!”我又一次引用着莎士比亚。


       而那真的成功了,他又一次被我激怒了。


Part two


       路易——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在不久之前莱斯特才让我生过一次气,而现在他又在这么做。他把我带去了那个人的房子里。我简直气极了,他就那么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就像一个大傻瓜一样,站在塔尔博特那黑暗卧室的阴影中。而现在,他却又这么精神百倍地试图吻我,用力抓住我就好像我是个小孩子似的。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我真是个白痴!当我们在卡梅尔山谷重逢的时候我本想要我们之间的事情再不要出现差错的。我希望我们能够与彼此和睦地呆在一起,并且以一种我们过去从未有过的方式拥有彼此。我们那过去的六十五年并不完全是充满痛苦的。当我把我认为他死去的身体沉入沼泽,并离开了我挚爱的新奥尔良的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了我爱他。而现在当我们终于能够自由地拥有彼此的时候,我们两个却都没有发生一丁点我们以为我们会发生的改变。莱斯特仍然是过去的那个邪恶的小恶魔,而我也完全同过去一样容易被触怒。


       他现在又在戏弄我,调侃我,因为我没办法从他的拥抱中挣脱出来。而他还试图亲吻我。那个他在演唱会上从我这里偷取的吻仍然刺痛着我的嘴唇,在我的舌尖依旧能够尝到他鲜血的甜蜜气息。但是我对他的行为一点也不感到开心。我甚至对他感到愤怒。我们已经分离了几十年,而我们在卡梅尔山谷里的重逢是我这悲惨的生命当中最甜蜜,最开心的时刻。在演唱会开始之前的那几个小时里,我的心里充满了古怪的渴盼,希望和恐惧。但是我们却被打断了,阿卡莎又一次分开了我们两个,而当这一切都结束了之后,我们去了夜岛,他则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记载着那他痛苦经历的编年史,那个时候他几乎是足不出户。


       我们的再次相遇是在皇家大道上那幢摇摇欲坠的旧房子里,而那给我的心带来了一点点希望的火光。我本以为我们这一次终于能够有时间单独地度过一段亲密的时光,而没有任何其他的打扰。我们终于是时候能够来谈论一下所有那些我们必须谈论的事情,终于是时候来告诉他在所有的这段时间里,在我那黑暗的灵魂深处我一直爱着他,是时候告诉他他对我意味着什么。


       在他的怀中飞行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当我抬头看着那些星星的时候我几欲落泪。我们都在天使的翅膀当中飞行,但是我却是在我自己的黑暗天使的怀中飞行。那让我不禁成为了我一直以来的那个绝望的理想主义者,但很快当我在塔尔博特庄园醒来的时候我就收到了我的第一个打击。


       我冲莱斯特大叫着,而同时我感到了一种令我自己都感到恐惧的嫉妒心情。当我被所有的那些迷人又古老的吸血鬼们所包围着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想着他。但是他却完全不是这样,他现在在想着大卫.塔尔博特。还有阿卡莎,他那新近失去了的爱人。不是我,他的思想中从来就没有过我。


       “放开我,你这个白痴!我发誓时间只是让你变得更糟糕了!你这个傲慢自大的混蛋!某个人应该把你给捆在地下室里!”我大叫道。


Part3


       莱斯特——


       我拉着他跟我走在一起。他有些担心那些转过头来看着我们的人类的目光。虽然人们大多只是转过头来看见一对极其俊美的人手牵手走在一起。但是也许路易会因为那些人对我们所得出的结论感到不安。我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恋人,而这让他感到紧张。服装店已经关门了,我用我的念力打开了电动门,路易倒抽了一口气。那让我笑了起来,而他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们在架子上挑选着,所有的衣服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漂亮时新。毕竟,这是C.K。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我想让他看上去奢侈又时髦,就像过去我为他和克劳迪娅挑选衣服的时候那样。而他现在穿的那些衣服不是我给他挑选的。普通,便宜的牛仔裤,老旧的深灰色毛衣,薄羊毛外套。


       我替他挑选出了我想让他穿的衣服,而他带着一种询问的目光看着我。


       “到里面去换上!”我命令他。


       他叹了口气,但还是照办了。当他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他整整齐齐地穿着一身漂亮的深蓝色西装,还有一件蓝色高领衬衫。我替他选了一双及膝的靴子,以及一条有着皮毛领子的大衣。他有些紧张地用他的手梳理了一下他那令人惊叹的黑色头发。他就那么站在我的面前,张开了他的双臂就好像是在询问我的意见,他那柔软的嘴唇上露出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微笑。


       我满怀敬意地欣赏着他的美貌,当我看着他的时候我总是会这个样子。我现在完全没办法清楚地进行思考。我只是胡乱地念叨着另一句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台词:


       “今晚才遇见绝世的佳人!”我背诵的那句台词是如此的笨拙,而路易突然笑了出来。“你认为这些衣服穿起来感觉如何?”我同样也笑了起来。


       “它们挺好的,莱斯特。我们现在可以走了么?哦,不!我猜你还想要给你自己选一套新衣裳。”他亲切地说道。


       当我找到了合我心意的那套漂亮的黑色西装之后,我领着他站到了镜子面前,看着我们的倒影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我们现在打扮得如此气派,而我感觉我的心因为自豪剧烈地跳动着。我在柜台上留下了买下我们这些商品的钞票,然后跟路易离开了。我又一次握住了他的手,想要跟他手牵手漫步。他有些不情愿地接受了它,但他很快就设法将他的胳膊穿过了我的,然后我们就变成挽着胳膊走了。我想也许是因为手牵手这个动作对于我那小绅士来说显得还不够体面。


       我很快活,而那让我几乎忘记了他还没有猎食。他的眼神有一些模糊,黑眼圈也开始出现在了他的眼睛下面。我们现在走到了一条废弃的街道上,而他动作优美地放开了我的胳膊。


       “莱斯特,你能不能等我一下...大概,半个小时?我得去处理一些事情。”这样的礼貌,我的路易,他从不愿意直白地说他饿了。


       “我同你一起去!!”我不禁像一个愚蠢的小男孩一样叫了出来。


       “莱斯特,拜托,我请你不要那样做。”他有些忧愁地说道。


       “但是为什么?”我抱怨道。


       “拜托了。”路易回答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过于严厉了。而他开始从我身边走开。“我半个小时之后到这里来找你。”


       这个可怜天真的小东西真的以为我会就这么呆在这里!我跟在他的后面,追踪着他。我一直跟着他,直到他找到了他自己的受害者。当他无声地走向那个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凡人的时候他的动作是那么出奇的优雅漂亮。仁慈的死神,他选择他的受害者——虽然他一直在否认这一点——从那些生活悲惨甚至不想要继续活下去的人当中。


       我敬畏地看着他跪在了那个男人的面前,然后轻轻地抱起了他,用他的鼻子磨蹭着他的脖颈,几乎像是一个爱人那样温柔。我可以听见他吮吸液体时候的声音。那听起来几乎是色情的,那样一种湿湿的声音。我仿佛能够感觉到血液流下他的喉咙,感觉到他那冰冷的,充满渴望的身体现在所感受到的美味的温暖。他的动作是那么的细腻又迅速。那个人醒了过来,但是他并不感觉到害怕,他几乎是用一种深情的目光看着路易。我敢肯定死于路易手上的每一个受害者都爱上了他。他把那具尸体又一次放在了地上,然后用他那修长手指的指尖阖上了那个人的眼睛。路易靠在了墙上,感觉到吸血所带来的晕眩以及那种压倒性的迷醉。他闭上了他的眼睛轻声地呻吟着,感受着种邪恶的快感,任由他自己迷失在这种喜悦之中。


       然后我,很莱斯特式地,犯了一个大错。我离开了我藏身的地方,而他看见了我。


       他迅速地站直了身子,而他那漂亮的脸孔由于充满了愤怒看起来十分的古怪。他走到了我站着的地方,并十分大胆地将他的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好像他想要试图摇晃我。


       “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路易大叫道。看着他的脸漂亮地红了起来而他还在徒劳地试图撼动我实在是有趣极了,而那让我又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路易,路易,路易,你看起来像只绵羊,可你却像一头公牛一样攻击!”我叫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偷偷地跟着我!?我不是叫你在那里等我吗?”他绝望地说。


       我捉住了他的双手并握住了它们。他现在感觉起来是那么的暖和。


       “现在,冷静一下。”我坚定地说道。“轮到我来问你问题了。为什么你这么不愿意让我看你猎食?”


       “你真是太令人讨厌了!!”他喘着气说道。


       “为什么,路易?这不是我第一次看你猎食了。而且另外,这就是我们的天性。我也是一个丑恶的吸血鬼,你忘了么?”当我说出吸血鬼那个词的时候,我还试图模仿了一下贝拉.卢戈西的语气。


       “不,不,不,莱斯特!”他愤怒地叫道。“你就不能有一次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吗!”


       我放开了他,而他大步朝着大街上走去,离开了我的身边。他现在简直是怒火中烧。我走在他身后两步远的地方,看着他垂下了他的头,挫败地盯着地面。


       “这不管用。”他轻声说道。


       “总是这样的一个悲观主义者,路易。”我用胳膊揽过了他的腰,然后吻了吻他的额头。“让我们到酒吧去吧!我会为我们两个点一些热饮,而我们可以坐在那里听你告诉我我是多么的令人讨厌!我们走吧,我们走吧!”


————————————————————————————————————————


       路易——


       我很愤怒,而且十分的失望。我本来期待一切都能够好起来。我们之间能够不再有争吵,但是此时此刻我们就在这里,争吵着。莱斯特就如同他过去一样一点都不给我任何的尊重。我想在我对他做过了那些事情之后也许我不值得得到他的尊重,但是我们现在至少应该平等地看待彼此。而又一次,我让他把我拖去了酒吧。


       我们坐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莱斯特向服务生点了一杯由爱尔兰奶油和热咖啡混合制成的饮料。它的气味很香。莱斯特同那个女服务生调了一会儿情,冲着顾客们微笑着,随着音乐晃动着他的脑袋,玩着那些餐巾纸,将它们撕成小片,然后把它们都朝我扔了过来。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他最终问道,冲我露出了一个放肆的笑容。


       “是的。”我简短地回答道。


       “那你想让我怎样呢?”他问道,真诚地望着我的眼睛。


       “我只是想得到一点点的隐私,一点点尊重。我要求得太多了吗?”我叹息道。


       “很抱歉,路易,但是我并没有变。你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了解我,比我自己的母亲和我自己的凡人家庭都要了解我。”


       “我不认为你在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没有学到任何的教训。”


       “我们永远都不会改变。你让我糊涂了。当我们在墓园见面的时候你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你当时很乐意跟我一起,你邀请我同你一起散步。而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你的主意?”


Part4


       路易——


       “为什么我改变了我的主意?”我语气挖苦地反问他。


       “说真的,路易,为什么?”他坚持道,“为什么你现在这么生气?”


       “哦莱斯特,你是在开玩笑吗?”我恼火地问道。


       “路易。”他说道,就好像非要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


       “你是个魔鬼。是邪恶它本身。别再跟我说我的话让你感觉多么美妙。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有趣。我不是为了你的乐趣而叫你恶魔的。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你还敢问我为什么我很生气,就好像你不知道似的!”我几乎是吼出来了。


       “不,我不知道,但是我大概能猜到。”他笑了起来摇着他的头。“是不是因为我把我自己锁在夜岛的房间里面写我的小说?”


       我没回答他。


       “或者是因为我对大卫.塔尔博特的兴趣,以及对我们对他的那个小小的拜访?”他开始严肃了起来,并且看起来很想要听见我的回答。“又或者是因为我偷偷地跟踪你?恩,路易,为什么?”


       我还是没有回答。


       “那么我想我还应该猜得更远一些,认为你在生气是因为我变造了你!”他笑道。


       “你想要答案?那么好吧:是的,是的,没错而且我再也不会让你这样做了!”我叫道。“我觉得,我感觉...”


       “什么,路易?”他看着我那明显的心理斗争微笑了起来。


       “失望。”我最终说道。


       他的脸开始变得悲伤了起来,而有那么一刻他在我看起来是那么的年轻。就好像他还是被变造成吸血鬼时候的那个年轻人。


       “我很抱歉。”他小声说道。


Part 5


       莱斯特——


       我对于向路易道歉感觉十分的不舒服。我们从没有时间来解决我们两个之间的那些问题,而当我们得到了时间的时候,我们两个却都没有了那种心情。当我在书写我的自传的时候我试图向他解释许多事情,不是为了昭告整个世界,只不过是我对他一个人的解释。


       他现在很安静,并且充满了思绪。我看着他用手指拈起了一点点糖并尝了尝它们。那是我之前从未见他做过的事情,而那在我看来出奇的漂亮。他在他的指尖上尝糖的方式,他轻轻地分开了他的嘴唇并用他的舌尖轻轻地尝了尝那白色的物体。


       “我也该说对不起,莱斯特。”路易甜蜜地轻声说道。


       在那一刻我想,我不要再让他生气了。最好改变一下话题,莱斯特。


       “我简直迫不及待想要回到新奥尔良去。那会很棒的!我会买一幢房子,不,一个现代化的公寓。你知道我现在还拥有着那些你留给我的地产吗?”路易抬头重新望着我,而他露出了微笑。


       “我猜到了。”他回答道。我们之间那种紧张的感觉正在消失。


       “它们中的一些被租出去了,而还有一些在那里摇摇欲坠,但是它们仍然是属于我的!”我骄傲地说道。


       “那么为什么不回到那些你已经拥有了的房子里去,为什么还要买一间公寓呢?”路易问道。


       “我不能把那些还能住人的房子里的租户就那么赶出去,而我们也不能等着直到那些废旧的老房子装修完毕,路易。”我有一些惊讶地说道。


       “我们?谁要跟你去住在一起,莱斯特?”路易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好奇。而我吸了一口气。


       “我们,指的是你和我,理所当然,你这个傻瓜。看在老天爷的份上,还能有谁呢!”我半开玩笑半生气地说道。


       路易看起来有些犹豫,他把他的手指穿过他那长长的黑色头发,而那个动作总是在诱惑着我。他张开了嘴巴,就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接着又闭上了它,低头看着桌子。


       “我不认为那是个好主意,莱斯特!”他用很低的声音说道。


       “什么?”我震惊了。


       “我们不应该住在一起。”他用那种每次他想要跟我讲道理时候的那种口气说道。


       “为什么不?我们要弥补起那些我们分开的时间。该死的为什么不行?!?你打算留在洛杉矶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和你一起留在那。”当我看着他的时候,他显得十分的不安。


       “你在大喊大叫,莱斯特。现在每个人都在看着我们了。”他轻声说道。“我会回到新奥尔良去,莱斯特,对我来说现在也是回家的时候了。”


       “你的家就是同我在一起!”我打断了他。


       “我会住在你的附近莱斯特。我会每天晚上都来拜访你...”路易试图说服我。


       “我不想让你来拜访我!我想让你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而那就是同我在一起。你是属于我的,你是我的雏儿!”我又一次打断了他。


       “别冲我大喊大叫!”路易站起了身来,就像是一个被冒犯了的绅士一般,然后朝着门口走去。我追在他的后面,而那些吵吵嚷嚷的年轻人们在看着我们,我浏览了一下他们的思维,看到了我期待中的答案,他们认为路易和我不过是一对正在吵架的情侣。我捉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强迫着他跟我一起走到了一个角落里。他试图从我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我是不会允许他那么做的。


       “拜托了,路易,同我呆在一起吧。再次和我住在一起吧。你简直就是为了拒绝而拒绝我。别再试图羞辱我了,你知道我不喜欢乞求别人的。”我用我那最最甜美,最最动人的声音说道。


Part 6


       路易——


       而我就在那里,挣扎着试图摆脱莱斯特的掌控,并无视掉了所有那些顾客们的目光。


       “为什么你不想要我?我们可以再一起度过另一个美妙的六十五年时光,而在那之后又是另一个六十五年。我讨厌孤单一人,我需要你路易,要不然我和谁说话呢?”他看起来简直迷人极了。


       “现在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了,莱斯特。”我重复道。


       莱斯特的表情突然改变了,现在轮到我被吓到了,他的眼中闪烁着淘气的火光,而当他望向我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等我一下,我们得谈谈。”他对我说道。


       他穿过了一对对正随着酒吧的音乐在暗淡的灯光下起舞的人,一个年轻人正在唱着一首雷鬼歌曲。我在角落里看着莱斯特,他正站在舞台前面,同其中的一个乐手说着话,而他们都笑了起来。接着他慢慢地走回到了我站着的地方,等待着这首歌的结束,当它一结束,他就请乐队开始他们的演奏。我认出了那首曲子,那是一首老歌。它叫做“只需今夜一见钟情(Just the Way You Look Tonight)”。


       “你不想让我们走到外面的冷空气中去吧,路易。让我们就在这里谈谈,当我们在跳舞的时候。”他朝我伸出了他的手,但是我摇了摇头。


       “不,莱斯特。这些人会怎么想呢?”我说道。


       “我才不管他们该死的怎么想!如果他们认为我们是一对恋人,那不会比他们知道我们是一对杀手更糟糕。别那么荒谬地保守了!”他驳回了我的反对意见。


       我不情愿地接受了。我将我的右手放在了他的腰间,而左手握住了他的手,他试图把他的手也放在同样的位置。我们交换了一下位置,然后笑了起来。


       “抱歉,我之前从未同一位绅士跳过舞,而我猜我比较习惯跳男步。”我笑着说道。


       “你之前也从未同一个像我这样的吸血鬼一起跳过舞。”莱斯特咯咯地笑着,没有任何犹豫地,他拥抱了住了我,而我也回抱了他。“你看,我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Part 7


       莱斯特——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忍受得了你的!”路易咯咯笑着靠得更近了一点,充满了爱意。“你看看你让我做的事情!”


       “来吧,路易。我知道你喜欢跳舞。我还记得你在那个老式的舞厅里跳华尔兹的样子。不要在意这些人。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了,没人会因为跳舞而把我们投入监狱的。还是说你害怕你的母亲从天堂下来揪住你的头发?”我揶揄道。


       “我已经在跳舞了,不是么?”路易的脸颊贴上了我的。“我们甚至是在贴面起舞,你现在开心了么?”


       “很开心。”我说道,将他揽得更紧了一些。


       “我们在讨论事情,”路易冲着我的耳朵轻声说道。他那甜蜜的,低沉的声音就像是一阵爱抚。


       “是的,我们是在讨论事情。而你刚刚说你不愿意同我住在一起伤害到了我。”我带着一种夸张的悲伤表情说道。


       “你必须永远地做这样的一个恶魔吗,莱斯特?你必须得接受我现在能够做出我自己的决定的现实。这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我们两个再次住在一起的话,你就会试图控制我,而我也会试图反抗你,我们会时时刻刻地争吵不休。我们的友谊和我们的爱是不会在那样的情况下生长的。让你回到我身边对我意味着太多事情,而我不想让一切再出差错了。”路易用一种全然的肯定语气说道。


       “我一定是个傻瓜,路易。我听着你说的每一个词语,你的发音是那么的惹人喜爱,但是我却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可以强迫你同我住在一起,你知道的。我能够把你锁起来,让你只属于我一个。”


       “你不敢那么做!”路易挑衅地说道。


       “你是对的,我不会那么做。你已经以实际行动告诉过了我当你生气的时候你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当你手中还有某些能够点火的东西的时候!”我笑道。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他坚持道。


       “我知道,”我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那么让我好好享受一下你今晚的陪伴吧。让我们想象我们之间并不存在那些过去也没有那些未来,路易。就只有今夜。”我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


       那些音乐是那么的令人愉悦,而我简直不由自主地跟着哼了起来。


       “有朝一日,当我失落沮丧

           感到世间冷漠

           我会拨开阴霾只需想起你

           今夜与你一见钟情

       我对着路易那贝壳一般的耳朵轻声吟唱道。


       我能够感觉到他脸颊上的柔软皮肤,以及他睫毛颤动的时候那轻如羽毛的触碰。而这首歌的每一句歌词都发自我的心声。


       “莱斯特。”路易低声呢喃道,我知道他被触动了,却还在竭力隐藏他的感受。


       “嘘,路易,我在为你歌唱,不要打断我。”他微笑了起来,然后与我一起慢慢地跳着舞步。


       我唱得很响,那些其他的顾客们都能够听见我的声音。而当我打算唱这首歌的接下来一节的时候,路易将他的手指压在了我的唇上制止了我。他轻轻地蹭着我的肩膀,用他常有的那种小心又讨人喜爱的方式笑了几下,他的肩膀在微微地颤动着,但是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来,然后,他用他最柔和的声音唱了起来。


       “你的温柔言语

           撕扯着我的感情

           你的一颦一笑

           触动着我的痴心


       他唱道,而我们都笑了起来,他靠着我稍微放松了一些。他不再在乎那些人们的目光了,而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它们。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正贴面起舞,而除了我们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没有阿卡莎,没有大卫,没有其他的那些吸血鬼们,没有我们之间的那些问题,没有我们那失去的孩子所带来的那些痛苦和悲伤;只有他和我。世界上其他的东西都不再存在,甚至包括我那受庇佑的黑暗。


————————————————————————————————————————


       路易——


       我们现在在唱着歌,而我所在乎的只是想要把这件事做好,享受着莱斯特微笑的模样,以及他的声音,同我自己的歌声应和着。


       “你是如此的可爱”莱斯特唱道,他的声音里包含着那样诚实的温柔情感,让我想要躲藏。


       “永不,永不改变”我在他的耳边回应道,几乎要吻上他的耳垂。


       “那令人窒息的魅力依然”他唱出的每一个词语都仿佛是一个亲吻。


       “可否请你准备妥当,让我爱上你”我唱道,用我的嘴唇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脸颊。


       “只需今夜一见钟情”我们同声唱道。


       莱斯特用双手捧住了我的脸。我们两个之间只差一点点就能够吻上彼此,而这时候,其他顾客们的掌声让我猛地惊醒了过来。


       我轻轻地放开了莱斯特然后将他的手从我的脸上拿开了。我感到十分的羞怯,而我想要从他的手臂中挣脱出来走到外面去。


       “拜托了,莱斯特。让我走!”我几乎是在乞求了。


————————————————————————————————————————


       莱斯特——


       我让路易走在我的前面走出了酒吧。我们漫步穿过了伦敦的大街小巷,手挽着手。我会时不时地停下来,然后将他抱在我的臂弯里,而他总是会充满爱意地回应我。我们没有说话。我们通过我们的微笑彼此交换着无声的信息。


       “你恨我么,路易?在你的过去,你恨过我么?”我问他。


       我们现在是在一个黑暗的地下室里,而这里将会作为我们在白天时候的休憩之所。


       “我从未恨过你。”他轻声说道,动作优雅地躺在了坚硬的石头地板上。


       他轻轻地拍了拍他身旁的地面,邀请我躺在他的身边。


       “路易?”我说道,一边躺了下来,并用我的胳膊肘支撑住了我的头部。


       “什么,莱斯特。”他回答道。


       “我知道我没办法改变你的决定,但是我觉得我会想方设法地将你引诱到我的家里去。毕竟你总是很难拒绝我的。我会诱惑你,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咧嘴笑道。


       “你这个傲慢的混蛋!”路易冲我温柔地微笑着。我靠得更近了一些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我转过了身,他抱住了我,我们两个就这么依偎在一起。路易的胸脯挤压着我的后背,他的腿靠在我的腿后面,而他的胳膊环抱住了我的胸口。我握住了他的一只手,我的眼睛开始慢慢地闭了起来。


       “恨灰中燃起了爱火融融,

  要是不该相识,何必相逢!

  昨天的仇敌,却是今日的情人”我听见路易吟诵着,随即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END


评论(3)
热度(73)
  1. 菜猜猜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
    (●'◡'●)ノ❤超爱的一篇,时常翻出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