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吸血鬼编年史】一个小童话

RT,小红帽Paro.

原地址:http://www.forbiddenarchive.com/original/fiction/b/becky-courtship.htm

       狼与严冬,它们交织为一体;同样的残酷,野蛮又美丽。它们同样能够让你着迷,在它们将你的生命从你的身体当中毁灭之前。据说没有人能够战胜得了狼;你也许可以杀死它们,但是它们那野蛮的灵魂和恐怖的嚎叫将会纠缠你的余生。你的梦境被狼影所追逐;你听见某个人响起在门边的脚步声,而你的心脏会被恐惧所攫住——一旦你被狼所追逐,它就永远不会放过你。

       这个传说中年轻人的故事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在欧洲北部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村当中,那一天,一个年轻人正准备离开他的家去拜访一个居住在森林深处的朋友。而在那个时候,森林完全是一个充满着噩梦的地方;大多数猎人们都会刻意地选择避开那里,因为在那儿,自然和野兽们会联合起来使人们迷失在那阴森的地狱当中。

       那片森林既广阔又黑暗,一直以来,它的阴影都笼罩在村民的头上。这个小村庄只是蜷缩在它的一角;当狼群和熊和其他那些野蛮的梦魇在夜晚咆哮怒号的时候,孩子们会在他们的睡梦当中哭泣,而他们的父母则紧紧地偎依在一起,诅咒着他们的坏运气,居然选择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居住。

       所以也就不奇怪为什么这个年轻人的家人们会那么担心他。他们认为去拜访一个居然会蠢到居住在森林里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算作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但是,路易,那太危险了!”他的母亲说道,虽然她那不停的唠叨和他的兄弟姊妹们使得她过早地白了头发,但是她那漂亮的骨骼结构却出卖了她年轻时的美丽。

       他的妹妹也插了进来,“...而且还有那些狼呢?”她问道。她知道这会让他停下来考虑一下他的决定;那些野兽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面已经杀死了好几个比他要强壮得多的男人了。它们要更加勇敢并且时刻准备着杀掉任何出现在它们面前的人。

       但是他就如同他漂亮的外表一样固执。他懂得那些恐惧,他也懂得那些痛苦。但更重要的是,他懂得同情,他的朋友,芭贝特,已经病了一整个冬天了,而她需要人的照顾。他忽视掉了她们的乞求并关上了门,朝着森林里走去。

       他本想带上他的马,但是他又重新考虑了一下他的想法。*我不想让那些狼杀死她。*他想道,然后他又自己笑了起来。他甚至没有考虑过他自己的安全。

       当他往森林里面越走越深,他发现他自己正不自觉地紧紧抓着那把无论何时他靠近这个地方总是会带在身上的刀子。它可以在一瞬间就撕开狼的喉咙;但是他知道他最多只能干掉一只。而剩下的狼群会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将他撕成碎片。

       在这个封闭的森林里面没有一丝微风,但这里的空气依然十分冰冷,他的脸颊被那刺骨的寒冷冻得红通通的。然而他脸上的红晕,却十分匹配他现在披在肩上的那条血红色的斗篷;那是他父亲最得意的一件物品,而在他死的时候他将它赠给了路易。那鲜艳的红色很适合他,就如同他身上其他的那些令人惊艳的色彩一样。

       他的皮肤光滑而苍白;显示出他一直以来过的都是备受呵护的生活,他继承了他母亲那清秀的五官和他父亲黑色的头发。他就是一个标准的矛盾体;他的皮肤,那么的苍白,与他那墨黑色的头发和他那长长的睫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他身上最惊人的部分是他的眼睛;那对破碎的绿宝石透露出他的每一丝情感变化;那种绿色就像是月光下一头狼的眼睛,但是在那其中所自然流露的人性却只能让那些野兽嫉妒。在村庄中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即使是狼也会爱上他。

       而路易希望那种说法是真的。那是他唯一的保护,但是一头饥饿的狼是不会在乎那些美学欣赏的。

       虽然他在这个冬天里已经来过这里好几次,但是一如既往,当他在森林里行进的时候他仍然紧张而又小心翼翼地迈着他的每一步。他轻轻地给他自己唱着歌,他的声音低沉又柔和,希望他能够在这寂静又不祥的森林当中从他自己的声音里得到一丝勇气。

       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便停下了他的歌唱开始仔细地倾听着,他可以感觉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某个东西在那里;而他知道它已经跟着他有一段时间了。这片森林有些过于安静了;就连鸟儿们也停止了鸣唱,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那是一个掠食者。

       诅咒着他自己做着白日梦,踏进了圈套,他停下了脚步,仔细地听着动静。无论是什么,那个跟着他的东西很狡猾;它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有人在那里吗?”他大声叫道,希望那是另一个人类。即使是遇到一个杀人犯也比遭遇一头野兽要好。

       寂静。

       双手颤抖着,他继续往前走去,不安地交换着背在他肩上的背囊,那里面装着给芭贝特带的补给品。他应该呆在家里的,他根本就不应该以为他不会受到那些野兽的伤害,他——

       这时,某个东西突然从树丛之间窜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那使得他惊恐地大叫了一声。他的手摸上了挂在他身侧的刀,拔出了它,将它指向了他的攻击者。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看起来比路易要年轻一些,但是他的胸膛却比路易更宽,他脸上那个趾高气扬的笑容暴露出了他那种自负的性格,同路易那温和又机警的个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陌生人的皮肤同路易一样苍白——甚至要更加苍白,就如同地面上的雪一般,而他那蓝灰色的眼睛好像狼的诅咒。他比路易要稍高一些——而且身材修长,但是却很强壮。他用一种老练的轻松手法拿着他的武器。

       在他的肩膀上挂着一个猎人的背囊,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些动物的皮毛,几根山鸡的羽毛和几对兔子腿从袋子里面伸了出来。路易松了口气。一个猎人。而哪里有人类猎人,那里就永远不会有狼的出现。

       “你——你吓到我了。”他低声说道,将他的刀子又收回了刀鞘里面。

       “是么?”那个猎人问道,“我想我的确应该这么做;你是个傻瓜吗,走在这个森林里面,只带着一把刀子来保护自己,并且还唱着歌,让整个这个该死的地方所有的野兽都能够听见你的声音。”

       路易皱起了眉头,“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好好的。”

       他希望那个陌生人能够给他一些尖刻的批评,就像他母亲一样唠叨他,但是相反,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而那个笑容在某种程度上十分具有感染力。“那你这是要去哪儿?”他愉快地问道。

       路易露出了一个含糊的微笑,“那其实与你无关,但我是要去我朋友的家。”

       “真的么?”

       路易拍了拍他肩上的背囊,“她生病了,不能到外面的市场上去。我一周给她带一些补给品过来。”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你仍然是个傻瓜,居然会选择到这里来。你难道不知道狼群在看守着这些道路么?如果你是在茂密的森林里面的话,情况可能还要好些。”

       路易看着他周围的那些黑暗又茂盛的植物群。他很怀疑那一点;但是另一方面,他现在的确把他自己暴露在了开阔地带上!而任何人都可以——

       “你想让我证明这一点么?”那个陌生人问道,“我应该攻击你,抢走你的财物么?”他威胁地向前走了两步。

       路易拔出了他的刀子,态度坚决地收紧了他的下巴。但是当他举起它的时候,他的手颤抖了起来;他的决心开始动摇了。这个陌生人是认真的么?他看着对方那狼一般的笑容,然后意识到那里还有更多他无法...

       那个陌生人那闪着凶光的眼睛里映出了他自己颤抖着的倒影。“你害怕我么?”那个猎人温和地嘲弄道。

       这一次,轮到路易不满了。他傲慢地歪了歪他的脑袋,然后把他的刀递给了那个猎人。“这里,拿着它。”

       那个猎人一眨不眨地盯着路易的眼睛,同时他伸出了一只手绕过刀刃,将它从那个绅士的手中拿了过来。他玩了一会儿那把刀,感觉到它的刃紧贴着他的皮肤。它割伤了他,不过是轻轻擦过的一个小小切口,但是他抽了口气,举起了他的手,舔掉了那渗出来的几滴血。他盯着路易,某些一闪即逝的,几乎是邪恶的神色掠过了他的眼睛。

       路易希望他能够拿回他的刀。

       接着那个陌生人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而他把那把刀收进了他自己的那些武器当中。“由于你对我的信任,小美人,”他说道,“我会做一些我通常很少会做的事情,并且告诉你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是什么?”路易问道,试图消除掉那些在他的喉咙里不断上升的恐惧感。

       “莱斯特。”

       “就只是莱斯特?”

       “就只是莱斯特,”他微笑着说道,伸出了他的手。他握住了路易的手,热情地摇了摇,“很高兴见到你。”

       路易点了点头,“所以,莱斯特先生,你能像你所保证过的那样,领着我穿过这片森林么?”

       他又一次笑了起来,“当然,当然可以,小美人。”

       “路易。”

       “抱歉,你说什么?”

       “我的名字是路易。”

       “哦。”他轻笑了一声。

       他们就那么走了一段时间。莱斯特总是尽可能地让路易避开那些大路。路易反对过,说那些狼会知道他们的踪迹的,但是莱斯特总是会让他安静下来,告诉他他同他在一起,他就是安全的,然后路易便抛开了他的那些恐惧,由着那个猎人领着他往前走去。

       一路上他们交谈着一些琐碎的事情,他们最喜欢的戏剧,以及上帝啊,今年的冬天真是漫长,直到路易听见了第一声狼嚎。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更多的狼加入了进来,直到它变成了一曲恶魔般的大合唱。但是谢天谢地,那些狼看起来离他们还很远。

       路易颤抖着,“那些狼今晚真是倾巢出动了。”他将莱斯特的手臂抓得更紧了一些。

       那个猎人给了他一个露齿的微笑。“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攻击我们的。”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看着他的主顾。“你想要回你的刀么?”

       “为什么?”路易问道。

       “来保护你自己。”

       路易微笑了起来。“我确定你能很好地保护我。”

       这时莱斯特停下了脚步。“安静一下。”

       “怎么了?”路易问道,但是他的同伴没有理他。他歪着脑袋,仔细地听着森林里的声音。路易也跟着紧张地倾听着,但是他什么也听不见。在某处,积雪从树枝上融化,雪水一滴一滴地滴落在森林的地面上。这个地方简直安静得令人害怕。

       “怎么...”他又开口说道,但接着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一声可怕的狼嚎,传遍了整个森林。那声音让他冷到了心里。

       莱斯特转过身打量着他。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奇怪的神色;它们看上去充满着一种野蛮的兴奋,他的头发蓬松而狂野。“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他突然说道。

       “什么游戏。”路易犹豫地问。

       “一场赛跑,”莱斯特说道,“让我们看看我是不是像我认为的那样熟悉这片森林。我会尽可能地使用我的捷径,而我们可以看看是谁先到达你朋友的小屋。”

       路易扬起了一条眉毛。“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那些狼怎么办呢?我认为我最好——”

       “胡说,”莱斯特流利地说道,打断了他的话。“这是个完美的主意。一点点的运动。”他笑道,“我们可以设置一些奖励,让它变得更有趣一些。选择一些你想要的东西吧,如果你赢了的话。”

       路易思考着。他真正想要说的是,“一个吻。”但是他有些不好意思面对着这个火焰一般的陌生人要求那种东西,因此他说道,“我想要一只兔子带回家当晚餐。”

       莱斯特大笑了起来。“不管怎样,我都可以给你一条,如果你问我要的话。至于我,我想要的奖品是你的一个吻。”

       路易的心漏了一拍。“好吧。”他说道,忘记了要担心莱斯特将他卷入的这个恐怖的情况。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那个猎人说道,然后他就消失在了森林当中。

       芭贝特的房子并不是很远。事实上,路易几乎可以肯定他走的这条路会更快,考虑到他周围的那些地带全部都覆盖着灌木以及糟糕的带刺树丛。他希望莱斯特能安然无恙,而他也肯定那个猎人能够自己照顾好自己。

       他稍微放缓了一些他的步伐,给莱斯特一点时间,让他能够在他之前抵达小屋。毕竟,从那慷慨的嘴上得到的一个温柔的吻要比一只兔子好得多。他想象着自己被困在那双臂之间,感觉到他强健的下颌磨蹭着他的脸,而他几乎要因为渴望而叹息出声。接着,他让他自己振作了起来,决定加快一些步伐走到芭贝特的房子那里去。毕竟,莱斯特现在肯定已经到了,而他不想让他看到他是多么的渴望那个吻。

       当他到达了芭贝特的房子的时候,星星已经出来了。远离了村庄里的那些灯火,它们看上去是那么的漂亮,在森林的上方明亮地闪烁着,他满足地叹了口气。难怪她这么喜欢住在这里,在大自然这寂静的美丽中间。远离家庭和社会的束缚。

       芭贝特房子的轮廓在黑暗当中隐约地出现了,尽管他并不喜欢社会生活,但他发觉他自己还是很开心能够看见那亮着明亮灯火的小屋,一种古雅的家庭生活气息包围着它。

       他走到了门口,皱起了眉头,这里没有任何莱斯特出现过的迹象——多么令人失望啊。他一定不过是在欺骗他,他决定忘掉那个陌生人,毕竟,他这趟旅途的最终目的是芭贝特。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而他意识到它是开着的。一阵冰冷的恐惧击中了他。芭贝特并不愚蠢;那扇门一定总是锁着的——否则那些狼会从外面进去。就在这时,他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咆哮,而他急急忙忙地走进了那个小屋。

       在屋子里面,走廊里的灯被点亮了。那就是他在小路上所看见的灯光。这个地方看上去同以往一样;一个小桌子上摆着几本书,一个衣帽架,一盏灯。也许一切都还好,他不过是用他自己那过度活跃的想象力在吓自己...

       ...直到他走进了卧室,他才意识到他是多么的愚蠢。

       当他看见他面前的惨状的时候,一片阴影掠过了路易的脸庞;血和撕碎的衣服和断掉的白骨甩得到处都是,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剩下了。卧室里的灯被熄灭了,被褥被撕成了碎片,那些装饰品被摔到地上砸得粉碎。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他转过了身,看见莱斯特站在走廊里。莱斯特,他那狮子般的金发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他用他那冰冷的蓝色眼睛看着他。

       路易吞咽了一下。“那些狼,”他说道,虽然他在颤抖着,但他还是直视着莱斯特的眼睛。

       莱斯特同情地点了点头。“那些狼。”

       一阵狼嚎在远处响起。安静了一会儿之后,接着一声刺耳的嚎叫出现在了附近,然后是在窗户外面,接着一头狼就站在了莱斯特的脚边。

       路易吞咽了一下,垂下了他的目光。他知道,他就是下一个。

       “你害怕么?”那个猎人问道。又是那种温和的嘲弄语调。

       路易抬起了他的眼睛,他傲慢地望着他。“不。”

       “如果你不害怕你就是个傻瓜,”莱斯特说道,弯下身抚摸着那头狼脖颈上厚厚的毛。“它们是杀手,纯粹的杀手。我挑战过它们,赢了,当然,然后我就看见...”他垂下目光望着那狼,巨大野蛮又美丽。“...然后我看见我们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

       “...而我的朋友?”

       “忘了她吧。生存高于一切。”他向前走了一步。“现在,告诉我,我的黑发美人;你害怕么?不用担心,你可以告诉我。毕竟,在今晚过后你就没有任何值得保留的秘密了。”他笑了起来,那是洪亮快活的笑,而那头狼也冲着他露出牙齿笑着。

       “永不。”路易说道。

       “而你对于你面前的这个景象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路易又一次看了一眼他周围的那片屠杀景象,而那本来属于芭贝特的黑暗现在却充满了光明和美好,接着他看见了那黑暗是多么的美妙,看见了那头狼是多么想要扑上来,但是却耐心地等待在它主人的脚边。

       它的主人。

       “看起来你赢得了比赛。”他最终说道。

       “不错。但是在等你的时候我觉得有些无聊,小美人。所以我就回到了我手头的事情上面;捕猎。”

       “...你今天捕到了足够的猎物么?”他满怀希望地问道。

       那个笑容从莱斯特的脸上消失了。“差不多了,漂亮的路易。我还有一个...最后的一个...猎物。”

       路易看着他又微笑了起来,接着那转变成了一个狼一般残酷的笑容。那些野兽们开始进入了房子,一只,接着两只,然后一整个狼群都聚集在他的脚边,等待着,用它们那发光的金色眼睛看着。

       “我的兄弟们。”莱斯特说道,冲着那些等待着的狼打了个手势,“它们很饿。”而他笑了起来,显示出了这是多么令人愉快的景象。

       路易畏缩了一下,接着强迫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而我应该为这场盛宴做好准备?”

       莱斯特点了点头。

       慢慢地,路易解开了他那红色的斗篷。它落在了地板上,一头狼走了上来,用它的嘴巴叼起了它,然后开始饥饿地撕扯着。

       “我希望你能够快一些,”莱斯特说道,“而且不需要担心你的衣服。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尽可以把它们撕破;你不会再需要它们了。”

       “我很确定我不会需要它们了。”路易说道,但他还是慢慢地脱掉了他的衬衫,让莱斯特瞥见了他的锁骨,他的肩膀,他的身躯。“我想要最后一次感受它们那丝绸的触感,在我将我自己交给你之前...”他说道。他卷起了衬衫,然后将它也扔向了那群狼,它们同样顺从地将它撕碎了。

       “我...和我的兄弟们。”莱斯特提醒道。

       “和你的兄弟们。”路易同意道。

       “解开你的头发,”那个猎人说道,“毕竟,它们不喜欢缎带的味道。”

       路易顺从了,而那黑色的,丝绸一般的头发如同波浪一般落在了他的脸侧,他的脖颈和肩膀上。他将他的缎带给了靠他最近的一头狼。它咆哮着,迅速地吞掉了那红色的布料。

       路易扬起了一条眉毛。“它们看起来很喜欢它。”他说道。

       “的确如此。”莱斯特赞同道。“但是它们,就像我自己一样,更喜欢血的味道。”

       路易解开了他的腰带,同样将它分发了出去。“那就是你唯一喜欢的么?”他问道,脱下了剩余的衣物。

       “不,我同样也喜欢亲吻。而我想起你还欠我一个吻,我的孩子。毕竟,我在这里打败了你...”

       “啊,是的,”路易说道,“那么我最好先把它给你。”

       莱斯特贪婪地舔着他的嘴唇。“是的——毕竟那很公平。”他微笑着,那是一个猫一般的笑容,那是一头狼的游戏,玩弄着他那可爱的猎物的游戏。“现在,我的美人,”他假装严肃地说道,“我必须吃掉你。我已经抓住了你,而丛林的法则就是:没有怜悯。”

       路易笑了起来。他们都知道,他不会作为任何人的晚餐。他从他最后的衣物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冲着他的猎人走去。莱斯特冲他露出了一个纵容的微笑,张开了他的双臂抱住了他的猎物。

       路易紧紧地抓着他的衬衫,他山羊皮的大衣,然后抬起了他的头,他吻着他那性感的嘴唇,品尝着莱斯特的嘴唇上剩余的那一点点鲜血,然后他用牙齿咬开了他自己的舌头。

       那让你吃起来的味道更好了。

       那个猎人将那美丽的生物压向了他,他粗糙的衣服紧贴着对方那赤裸的身体。他的手指划过了他温暖的胸膛,划过了他那锋利的臀部曲线,扫过了下方的缝隙。他将他的手压在那里,用他从未对他其他受害者们所做过的方式抚摸着路易,而同时路易冲着他的耳朵喘息着,在他的怀抱中放松了下来。他将他的手游走过路易的身体,然后倾下身去,将他的牙齿埋入了那光滑的脖颈,就像他所许诺过的一样吮吸着他猎物的生命。

       太阳缓缓地在这冬日的大地上升起。有一部分被厚厚的云层遮挡了起来,它似乎永远无法穿透下方的那片荒野。那片森林就如同以往一样黑暗,而那些村民们仍然在低语着那迷失在它的深处那美丽的路易所遭遇的可怕命运。没有人足够勇敢或足够愚蠢敢于去寻找他;没有人蠢到会踏足到那蛮荒的地狱当中去。

       而在森林的深处,那个小屋从未显得如此的荒废。狼影在房中掠过;厚厚的脚掌踩碎了芭贝特那些落在地上的小装饰品。那些狼们用一种邪恶的忠实守卫着它们主人的领地。

       而在那深深的地板之下,在一个充满着奢侈的丝绸和皮毛的小小洞穴里,路易安全又满足地沉睡在那个温柔的猎人怀中。

       ——END

评论(4)
热度(62)
  1. 菜猜猜鲤鱼团 转载了此文字
    童话AU超可爱(*σ´∀`)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