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团

翻译坑堆积地
冷CP不解释

© 鲤鱼团
Powered by LOFTER

【翻译】Still Here (Chirs/Leon)

* 我好像吃了什么奇怪的CP (¯﹃¯).

* 自翻译仅供娱乐,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21858?view_adult=true

————————————————————————————————————————

      “噢!”


      Leon从电话中抬起头来,转向了B.S.A.A总部中庭的休息区,微微一笑,走近了一些。


      Chris.Redfield甩着手,他的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身上穿着他那黑绿相间的制服,准备前往他的下一个任务,而此时他正带着一种紧张兮兮的表情望着他面前的咖啡机。


      “你没搞错吧?”


      Chris转过身,看见Leon特工就站在他几步开外,一身棕色的夹克,肩上还挎着一个背包。“闭嘴。”他说道,将咖啡杯放在桌上,试图让他的声音显得不那么窘迫。


     “了不起的大个子士兵居然被一杯咖啡打败了...”Leon笑着走上前来,“现在这足够提升你队友们的士气了。”


      “好吧,我相信就算是总统的保镖被浇上了咖啡也是一样的效果。”Chris哼了一声,将他的嘴唇覆盖在他那被烫伤的手背上。他转过身,看见对方正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盯着他的动作。“所以,你在这儿干什么?”


      Leon将目光从他的手上移开,重新对上了对方那棕色的眼睛,他注意到那里面有些银色的闪光,然后说道,“我被要求对西班牙发生的那起事件的报告做一些说明...看来即使是现在那对于B.S.A.A来说仍然很重要。”


      “你救了总统的女儿并且阻止了一次潜在的全球流行病发。我认为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Chris说道,在附近的一个小水池洗着他的手。


      “我知道你是我的粉丝,没必要表现得这么明显。”


      那个士兵哼笑了一声,“我的意思是你在那时所做的一切是真的很重要的。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


      Leon注视着他,然后笑了一笑,转过身对着咖啡机,他那金色的头发遮挡住了他的一侧脸颊,藏起了他的表情,“不用客气。”


      Chris慢吞吞地喝着的咖啡,“所以...你这次又是去哪儿?”然后看着他一边笑一边又满上了一杯,“你现在不是在度假或者其他的什么,是吧?”


      “很遗憾,不是。”Leon叹了口气,重新转过身面对他,身体斜靠在了吧台上,“他们要将我派欧洲。看起来某些家伙在那边玩的有些太过火了...”


      “真的么?”


      “是啊,玩得太过以至于他们开始使用某些武器了...某些特殊的武器,如果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他们对视着,然后Chris缓缓地点了点头。


      “事情总是这样的,不是吗?”Leon低声问道,“那些目睹了事情最糟糕一面的人将会成为唯一坚持着对抗它们的人。”


      “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袖手旁观的话会发生什么。”Chris认真地说道,“我们知道风险有多大。尽力而为地阻止是我们的责任。”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僵尸和病毒更加糟糕的东西么?”Leon看见他皱起了眉头,“你是一个士兵,Chris。你不可能那么天真。”


      “你的意思是...人类是最糟糕的?”Chris叹息道,“是啊,我知道这一点。毕竟,是人类在一开始创造了这些病毒。”


      “而且不仅如此。”Leon喝完了他的咖啡,将咖啡杯放在了吧台上,“Chris...你为什么要做这个?”


      Chris眨了眨眼睛,然后笑了起来,“做什么?喝我的咖啡?”


      Leon严肃地看着他,那神情里甚至带了一点悲哀,“如果你知道人类可以做到什么一种地步,为什么你仍然在这里?为什么你不去抗争?”


      “我——...”Chris有些犹疑地看着他,“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在逃避。为什么?你是Chris.Redfield。为什么你要逃避这个?”


      “我没有逃避任何事。什么——”


      “人类,Chris。仅仅是简单的人类。”Leon打断他,现在他看上去是真的很悲伤了,“人类可以变得糟糕百倍...”


      Chris又一次皱起了眉头,然后眨了几次眼:咖啡杯从他的手中落下,在地上砸成了碎片。“我...”


      “Chris。”


      “我不...”Chris环顾四周,但是所有人仿佛都凭空消失了一般。


      “你在流血。”


      Chris低下头:他的腿上有一个深红色的血渍。他的眼睛从一侧游移到另一侧,他能够感觉到恐慌在慢慢上升。


      “Chris,不要逃避。对抗它。”


      “我没有——我...我不能——”Chris可以感觉到一双手捧住了他的脸,他发现自己正凝视着特工那双蓝色的眼睛。


      “别再逃避了,Chris。”Leon说道,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近,近到他们的身体都快要互相触碰,“你必须做出还击,我会在这里,一直在这里,但是这对你没有任何帮助。你必须亲自做点什么。”


      Chris试图去回忆,但是他的一部分并不确定他想要这么做。“你不在这里...”


      Leon悲哀地望着他,“我在,我一直都在,但是现在你需要独自去战斗。”


      “我们从未在这里见面...?”


      “我们见过,Chris——”Leon加大了他双手的力量,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我们的确在这个地方对过话。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不要忘记。不要失去自我。好吗?就只是反击。反击所有的一切。”


      Chris看着他说道,“我死了么?”


      Leon叹了口气,轻轻地将他们俩的额头碰在了一起,“不要放弃,Chris。我不是这里唯一的英雄...你不止一次地拯救了世界。这一次不要让我失望。”


      “我要怎么做?你不是...”Chris痛苦地吸着气,闭上了他的眼睛。


      “别失去自我。”


      “怎——怎么做?”


      “别失去自我,Chris。拜托。”Leon的声音因为眼泪而破碎,“别失去自我。”


————————————————————————————————————————

      Chris醒转过来,因为突如其来的痛苦以及那温暖回忆的消失几乎要跳起身来。


      环顾四周,他看见了他被关了好几天的这个阴暗,老旧的房间。没有窗户,除了Chris被绑着的这张椅子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家具。又一次眨了眨眼睛,他意识到有血迹凝固在了他的眼角...还有地板上,它们从他的裤子和他身上的其他伤口上流下。


      Chris吞下了那声绝望的呻吟,他试图放缓他的呼吸,但是所有的一切突然间只剩下了疼痛和鲜血。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他知道有几根肋骨折断了,他同样也记起了当他的手被绑在背后的时候的那些踢打。


      然后他想起是谁踢了他...


      “早上好亲爱的,睡得不错?”


      Chris打了个冷颤,闭上了眼睛,垂下了他的头。


      “你看起来挺平静了,所以也许那是个好梦。”


      他听见某个人在这个小房间里走动着。


      “来吧,别让我提醒你要如何睁开你的眼睛。”


      愤怒又痛苦,Chris抬起了头,嘴巴紧紧地抿着,眼神传达着他愤怒的尖叫。


      Leon冲他微笑着,“很好。这没有那么困难,不是么?”他看见了他那沉默的瞪视,“我真的是打断了一个好梦,不是么?”


      “不。”


      “你确定么?”


      Chris移开了他的视线,他的拳头握紧了,他感觉到他那受伤的手腕上传来一阵疼痛。


      “你在微笑...但你看起来似乎又有些悲伤。你仍然难以相信那个Leon.Kennedy不是个那么好的家伙?”


      “你对他一无所知。”


      “真的?Chris,拜托...”


      他晃了下头甩开了对方的手,但是另一人抓住了他的头发,迫使他们两个面对着面,太近了...而且看上去是那么的像Leon...


      “你在这里已经有,多久了,三周?你不觉得坚持这种废话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么?我看起来像其他人么?”Leon冷冰冰地说道。


      “你觉得这样我就会被你愚弄。”


      “该死的,Chris。”Leon凑得更近了一些,“如果你根本不相信我的话我要如何来帮助你?”


      Chris愤怒地瞪着他,但是有那么一会儿,仅仅只是短暂的几秒,他的眼睛背叛般地流露出了失望...以及希望,如此渺茫的希望,但是仍然...


      当他们的嘴唇几乎相擦的时候,然而,Chris眨了眨眼睛,然后又一次愤怒地,扭开了他的头。


      Leon仍然用手抓着他的头发,但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什么也没说。


      一些杂音从门外传来。一些对话,一些脚步声。


      “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Chris。你总是会因为一些错误的理由而战斗。”Leon说道,缓缓地放开了手,“而你从不让我帮助你。你从不听任何人的话。”


      “我应该听你的?”Chris说道,“你把我关在这里。如果你真的是——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相信你是——”他摇了摇他的头,“那个我认识的Leon——”


      “你所认识的那个Leon只不过是你想要看到的那个他。”他打断道,“你认为不是所有人都有黑暗的一面?你真的认为我没有那样的一面?”


      “你不是——”


      “你知道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你知道我们是在与什么战斗...而你知道我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幸存者。”


      Chris沉默地盯着他,轻轻地咳了一声。


      Leon摇着他的头,“已经三周了,Chris。三周里我一直在试图帮助你理解现在的处境...以及我。”他将手掌放在他的膝盖上,凝视着他,“我们一直在与错误的敌人战斗。我们一直以来都选择了错误的一边...”


      Chris向后缩了缩,靠在了椅背上,“所以我们也选择了错误的朋友吗?”


      Leon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或者也许不是。这全都取决于你。”


      “取决于我?我,被绑在这里,受到折磨...我不觉得我在这件事上有任何的选择权。”


      “你只需要说句话,Chris。”Leon说道,将他的手梳理过对方那短短的,棕色的头发,“让我帮助你。”


      Chris低下头看着特工那黑色的衬衫;他深吸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Leon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的希望你不是这样一个顽固的好士兵。”


      Chris听见他走开了,然后一发子弹穿过了他的肩膀,这冲击来的过于突然,他甚至不能控制住自己那痛苦的尖叫。


      “他仍然不肯放弃,恩?”


      “他不会坚持太久了... 你确定把Boss带到这里是正确的吗?”


      “他想要看看。我能对他怎么说:不你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最好的朋友不希望你这样做


      一声轻笑,“最好的朋友。”


      “我可没注意你们两个在讨论这个,或者是我错过了什么?”


      “闭嘴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尽可能快地赶过来,我不能保证他还能活到明天。”


      Chris痛苦地呻吟着,一把刀划开了他的背部,他能感觉到血流过他的脊椎。他的呼吸急促不平,但他还是听见Leon和另外的家伙在门背后说着什么,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那个金发的特工走了进来,穿着简单的衬衫和牛仔裤...还有一把枪插在他的枪套里。


      “所以,你可能已经听见了,Boss想要见见你。”Leon说道,站在了他的身旁,然后他看向了另一个男人。“已经够了。”然后那个人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Chris仍在努力试图呼吸,但是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将他卷入巨大的痛苦当中。他肩膀上的伤口已经痛了好几天了,但是某人也许在他失去知觉的时候替他做了些处理,否则他现在可能已经死于失血过多了。


      “你觉得我很高兴看到你这样么?”Leon说道,靠过来用一块毛巾擦拭着他的脸,“如果你仅此一次不那么固执的话事情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或者,如果你能够...帮助我逃出去。”Chris嘶声说道,试图避开对方的手。


      “我希望我可以...Chris。”Leon捉住了他的下巴,严肃地看着他。“别再说这种话了。”然后他继续清洗着他的脸。


      Chris沉默地盯着他,然后说道,“反正我就要死了,有什么必要这么做吗?”


      “我们——我仍然希望你能够改变你的主意。”


      Chris冷笑了一声,“那你现在就可以把我杀了。”


      “真的么?那就是你想要的?”


      他定定地看着那个特工,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我真希望——我真希望我从来没有见过你...”Chris缓缓地说道,“我希望我——我能够设法看清你的真面目...而不是让你选择欺骗我...欺骗所有人。”


      “那不是我最初的意图。”


      “那不是么?”


      “我相信命运,Chris,”Leon说道,温和地清洗着他的脖子,“我相信你,我认为我可以依靠你...但是我错了。”


      “你认为——你真的认为在经历过所有的这些事情之后我还会信任你么?在你——你折磨我之后,在你冷眼看着我像动物一样被他们殴打之后,你认为我还——”


      “你做出了你的选择,Chris。”Leon打断他道,“而我做出了我的。但在一件事情上我是对的,不是么?”Leon抚摸着他的脸,微微地笑了一下,“你从未告诉过我...为什么你从不告诉我?”


      Chris摇了摇头甩开了他的手,看着地板,“那只不过是另一个错误。”


      “很遗憾听到这个。”他说道,吻了吻他的头发然后向门走去。他在门口停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着他,“再见,Chris。”他说,然后离开了。


      Chris盯着那扇门砰地一声关上然后他又一次独自身在黑暗中了。


      他感觉到一种新的痛苦从他的胸口升起,而他紧紧闭上了他的眼睛,试图去抵抗它,试图在不放声尖叫的情况下坚持下来,在不哭泣的情况下。


————————————————————————————————————————

      他又一次睁开了他的眼睛,感觉整个屋子都在摇晃着。


      Chris的视线并不清晰,他的眼睛完全无法正确对焦,一切都是一片模糊,但是他能够看见有一点光从门的方向透了过来...那扇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他皱了一会儿眉头,然后试图低声说出一句,“嘿...”但是即使是他自己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嘿...有谁...”他垂下了他的头,他实在是太累了,然后他听见门在巨大的声响中猛地被打开了,但是他甚至连瑟缩一下都做不到。


      “我的天啊...”


      “帮帮他。”


      “哦天啊...哦天啊...”


      “Sherry,帮他一把!”


      “好的...好的。”      


      Chris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靠近了他那一动不动的身体,然后当一只手轻轻地触碰他的脸时,他实实在在地抖了一下。


      “他还活着?”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


      “奄奄一息,但是——是的,他——他现在需要医生,他——他需要大量的救助。”


      Chris因为那话几乎笑了出来,他的眼睛仍然垂着,他的裤子上沾满了血迹。


      “我们会带他去医疗站。你能解开他么?”


      “把你的刀给我,他的手——”一声倒吸气。


      “怎么了?”


      沉默。


      “Sherry,怎么了?”


      “他的后背...”那个女孩的声音就像耳语一般轻,“把那块布递给我。”


      “我们没有时间——”


      “如果我们不止血的话他就没有时间了。现在,把那块布递给我。”


      另一个人的脚步声靠近了,过了一会,某些冰凉的东西压在了他的背上而Chris因为疼痛几乎跳了起来。


      “我知道,我很抱歉Chris。”那个女孩儿说道,“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但是这会帮助你止血。”


      让这痛苦停下来,这是Chris脑海中此时唯一的想法,无论你们是谁...治好我,或者杀了我...就只是让它停下来。


      “用这个。”那个男人说道。


      “我扶在这里,你来试试将它们用在他的胸口。”


      Chris感觉到有人靠近了他的脸,某些东西被覆盖在了他的整个上半身和他的那些伤口之上,他又一次呻吟起来,感觉到所有的切口都仿佛在地狱中燃烧一般。


      “会没事的,Chris,坚持住。”那个人低声说道。


      Chris认识那个声音,但他无法将它与它的主人对号入座...


      “我要切绳子了。撑住他的肩膀,别让他动得太快。他也许保持这样有好几周了...”那个女孩说道。


      “好的。”


      Chris感觉到两只手轻轻地按在了他的两侧肩膀上,然后,在他的背后,绑住他手腕的绳子被割断了,他嘶了一声,两臂慢慢地往前移动着,让他的肌肉调整着自己,而上帝啊,这简直比刚刚还要更加痛苦。


      “你有除了绷带之外的其他东西吗?”那个女孩问道。


      “是的,我——”


      他们听见枪击声从外面传来,两个人都抬起头来,对话凝滞了一会儿。


      “听着,你要——”


      “不,没商量。”


      “我们没有时间了,他需要——”


      “Sherry,我不会将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的。”


      “其他人很快就会到。整个B.S.A.A可能都会过来然后将这里夷为平地,而你知道我们需要那些资料。”


      “它们不——”


      “那么我们就永远不会知道是谁对他做了这些!”那个女孩愤怒地叫道,但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她快要哭了,“或者为什么,或者他们对他做了什么,而我们需要知道这些如果我们想要治好他的话。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的,而且我自己一个人的话动作也会更快一些。”


      沉默了一会,然后那个男人说,“好吧,好的。”


      “朝集合点走,我会跟你在那里会和。尽量让他活下来,好吧?”


      Chris没有听见回答,但是有脚步声跑向了外边。


      “好了,大块头,是时候离开这个地方了。”那个男人说着,慢慢地将军人的一条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帮助他站了起来。


      Chris因为这个动作抽着气,眼睛紧紧地闭着,一阵疼痛从他的左腿传来,几乎让他们两个都跌倒在地上。


      “该死的——Chris,你的腿...抱歉。”


      Chris试图保持呼吸,希望那个男人别再继续对他造成伤害了。


      他就这么一直被拖着离开,也许走出了那个审讯室。他终于能够感觉到凉爽的空气吹在他的脸上,他的皮肤上,而这些已经够好了,能够让他试图睁开他的眼睛:他们在一个灰色墙壁的走廊里面,小小的窗户照亮了他们前行的路;周围好像并没有人,虽然他仍然能够听见枪声从某处传来。


      “好了,我们马上就快到了——你醒了。很好。你介意至少用下你的一条腿吗?我不是在抱怨,只是...”


      Chris听见了那个男人的话,然后试图用那条仍在活动的腿站起了一点,他后背的疼痛才是最糟糕的。


      “好了,好了。别担心,我可以的...”那个男人气喘吁吁地说道,“我们只需要坚持到医疗站去,然后...”


      Chris被重重地撞在了墙上,痛得大叫了一声,他失去了支撑,然后枪声响了起来。他试图扶住墙壁,保持站立,艰难地呼吸着。


      “抱歉,我的错。你还好么?”

      

      “不——不...”Chris试图说道,头垂着,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一声轻笑,“很高兴又能听见你的声音。”


      他突然睁开了他的眼睛然后抬起头来:他的视野仍然模糊,但他绝对不会认错...


      Leon正望着他,脸脏兮兮的,头发也凌乱不堪,但他看着他,好像如释重负一般。“嘿,你好啊,队长。”


      “哦不...”Chris移开了视线,试图走开,但是几乎又一次跌倒。


      Leon扶住了他的胳膊,“嘿——Chris,慢一点...”


      “放开我!”Chris猛地推开他,靠着墙壁站着,一只手覆在他受伤的肩膀上。


      Leon看着他,眨着眼睛,“你在做什么?”


      “你离我远点,”他说道,沿着长长的走廊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


      “Chris...Chris等等!怎么——”


      当他再一次碰到他的时候,那个军人捉住了他的胳膊,然后狠狠地将特工甩在了墙上,“你认为这只是个玩笑?你认为我有那么蠢吗?”


      “你在说什么?”


      “你骗不了我两次,而如果你想阻止我把真相告诉其他人的话——”


      “什么真相?”


      “你就得杀了我。”


      “Chris,停下来,好吧?”Leon抓住了那只将他按在墙上的胳膊,“什么真相?为什么我要骗你?我骗你什么?”


      “我受够这些了!”


      “受够了什么?”Leon用一种同样愤怒的语气吼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做了这些,所有的这些!”Chris说道,收紧了他握着特工脖子的手,“你把我带到了这里,你——你折磨我...玩弄我的记忆,我的思想,我的——我的感情...”


      Leon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手放在他那血淋淋的手腕上面,那双手现在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扼死任何人。但是,如果他可以的话,他会那么做的。


      “你欺骗了我...欺骗了所有人,而现在你又想来帮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但是——”


      “是对我做了什么!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一切的幕后主使!”


      “那为什么我还千辛万苦地跑到这来救你?”Leon吼道。


      “就为了——就为了继续折磨我...”


      “Chris,好好想想...”


      “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未告诉你...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未——”Chris的脸失去了一些愤怒,悲伤取代了它的位置。


      Leon也同样地看着他,将他的双手放在了他的脸上,“Chris,听我说——”


      Chris甩开了他的手,倒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然后滑坐到了地上。


      “Chris!Chris,拜托...”Leon马上靠了过来,伤心又困惑地看着他。


      “离我远点...”Chris叹息道,“...走开...”然后他失去了知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herry.Birkin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她几乎要从自己坐着的椅子上摔下来。她将一只手覆上她的眼睛,随后那只手滑到了她脸上贴着的药膏上,接着她打了个哈欠,环视着长长的医院病房,一片寂静,几乎所有的病床都是空着的。只有她附近的这张正在使用:她看着熟睡的Chris.Redfield,安静地躺在被子下面,躯干和肩膀上缠满了绷带,在他的脸上还有一些割伤现在已经涂上了药膏;他的双臂有一些伤口和淤青,而最最显眼的就是他肩膀上被枪击中的那一块。


      Sherry站起身来,她的紧身裤和白衬衣仍然是脏的,金色的短发也不是那么整齐。她叹了口气然后靠近了那个士兵,观察着Chris那终于看起来恢复了正常的心跳。“我很抱歉Chris...”她忧伤地说道,轻轻地将一只手覆在了他的手上,当那只手抓住她的手腕的时候她惊讶地倒吸了口气。那并不疼,只不过这个动作完全出乎她意料地迅速,她原以为在这种状况下对方无法做到这一点。


      Chris睁开了他的眼睛,然后盯着她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你...我认识你么?”


      “Sherry。我是Sherry.Birkin。”她快速地说道。


      “Birkin...”


      “是的,我——我认识你的妹妹,Claire。”


      他点了点头放开了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安心地叹了口气,“所以这并不是我的想象...”


      “你的想象...?”


      “想象我从那个地方逃了出来。”


      “哦,不。我们——我们去救了你。”那个女孩点了点头,坐在了最近的一把椅子上面。“我真的很抱歉队长...我们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找到你。”


      他转过头看着她,“多长时间?”


      “接近一个月。”她回答道,低下了她的头。“在你失踪后我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我们是那么的担心...”


      “那个任务...”Chris重复道,试图回忆起来。


      “你在意大利的任务。”Sherry点了点头,“在你和你的小队降落后他们设法绑架了你。我们追踪着线索找遍了整个国家但是接着就发现他们已经转移到了德国,所以我们跑到了那里但是他们为我们留下了许多错误的线索,所以我们需要呼叫后援以及——”她意识到了他的视线,然后闭上了嘴巴,脸红了起来。


      Chris微微一笑,“是这样,我现在记起来了...”


      “抱歉。”


      “不用在意。”Chris试图坐起身来,但是他身上的每一个部分,实实在在地每一个部分都在作痛,而他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请别乱动。”Sherry说道,靠近了他,“你的状况真的十分糟糕。你需要休息和痊愈。”


      Chris叹了口气,手放在他的身侧,然后问道,“有多糟糕?”


      Sherry深吸了口气,“你——你断掉了几根肋骨,一条腿,头部有些轻微的脑震荡,背部有数道割伤——还有你左肩上的枪伤和你右侧的切口。”


      Chris看着她迅速地将手擦过她那有些湿润的眼睛,轻轻地笑了笑,“没什么,那不是你的错。”


      “我的任务是救你,而不是——不是让他们折磨你。”她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还活着,所以...你干的不错。”


      “拜托,别那么说。”


      “所以你现在是一个特工了?Claire知道么?”


      “是的。她不是特别赞成但是——”Sherry摇了摇她的头,“我根本比不上她。”


      “目前为止。”Chris微笑着,而她试图也同样这么做,“那么,你是来做汇报的?”


      “不,我是指,是的,但同样也是来看看你并且向你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Chris点了点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这边一直埋伏着一个间谍。”


      Sherry皱起了眉头,“是谁?”


      “Leon.Scott.Kennedy。你们可以派一些人去逮捕他。我希望我能够亲自这么做,但是...”


      Sherry眨了好几下眼睛,“对不起,我——我觉得我没听明白...Leon是个间谍?”


      “他就在那里,是他折磨了我。”


      她盯着他愤怒的面孔看了一会儿然后缓慢地说道,“队长,我——我不认为他是间谍,他...”


      “他就在那里。”Chris重复道。


      Sherry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Chris——我能叫你Chris么?”他点了点头,“Chris,他们折磨了你,我们知道这一点,我们已经对你做了许多的检查以及——”


      “你是想说是我想象出了所有的那一切么?”


      “不,但是也许他们...他们让你有可能看到某些东西...某些实际上并不在那里的东西。”


      Chris听见他身旁机器的哔哔声加快了,“我跟他说过话,他就在那里...是他开枪打了我。”


      “你被枪射中了,但是——”


      “那是他做的。”Chris几乎吼叫了起来。他看见那个女孩闭上了他的嘴巴,而他能做的仅仅是将他的头倒回枕头,手捂住了他的眼睛。“抱歉。”


      “我明白你所经历的这一切并不容易...但是我是不会逮捕Leon的。”她说道,而他转过头来重新看着她。“是他和我一起带领这支救援小队来营救你的。他这一个月都同我在一起,他——他为了跟我一起救你甚至违背了上头的命令。”


      “但是——”Chris感到越来越困惑了。


      Sherry深吸了一口气,“他把你从那个可怕的地方带了出来。当我试图寻找带走你的人的线索的时候是他救了你。他——Leon此时正在阅读那些材料。”


      Chris几乎颤抖了起来,“他就在这里?”


      “他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威胁。”


      “他在这里?”Chris坚持问道。


      Sherry点了点头,“在距离医院不远的一家宾馆里面。和小队里面其他的成员在一起。他跟我说你...恩,你似乎并不高兴见到他,所以他让我留在这里,等待着你醒过来。”


      “我不想让他呆在这里。”


      “Chris,拜托,我知道那现在很难想象,但是——”


      “很难想象?”那个士兵说道,“我看见他朝我开枪,朝我戳刀子,当其他人折磨我的时候冷眼旁观。整整一个月。你认为那是那种能够轻描淡写的事情么?”


      “不,那不是。”


      “那么别让我尝试那么做,除非你能够证明我度过的那一个月不过是噩梦,仅此而已的话。”


      “大部分不是。那些证据就写在你的身体上。”Sherry悲伤地说道,试图让她自己继续下去,“我只是不想让你认为你的一个朋友做了这一切。”


      “他不是我的朋友。我们从来就不是,我们——”Chris摇着他的头,感觉到疼痛蔓延到了全身上下。


      “试着放松一下,我去喊护士过来。”Sherry说道,走开了。


      Chris闭上了他的眼睛,希望他能够失去知觉。幸运的是,他的愿望成真了。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而他能够更加清晰地进行思考了。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然后他听见身旁有纸页翻动的声音,他转过头,发现Sherry.Birkin正坐在一把椅子上,翻阅着一些文件。他吸了口气然后说道,“我很抱歉...”她抬头看着他,“我不该对你生气的。”


      Sherry摇了摇头,“别在意那个。”


      他注意到她穿着一件紫色的衬衣和牛仔裤,他能够分辨出上次它们是不同的颜色。“我睡了多久?”


      “好几天吧。”


      他叹了口气。


      “你的伤口愈合得很好,但你仍然需要至少休息几个星期,或者更长,考虑到那条断掉的腿的话。”她停顿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的谈话吗?”


      “关于一个假的Leon折磨了我?是的,我还记得。”


      Sherry深吸了口气然后抓起了一叠纸,将它们放在了他附近的桌子上。“这就是我们所找到的有关你的绑架者的资料,他们对于新安布雷拉的那些实验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而且他们看起来是真的非常渴望能够毁灭这个世界...”她叹了口气,“但是我们都知道你是不会交代任何事情的,那里没有任何关于B.S.A.A或者其他事件的信息,这一点我们已经知道了,当然,但是你知道...上级只是需要进行确认。”


      Chris拿过了那些文件,“所以为什么我还需要读这些?”


      “因为这里有一些团体成员的照片...还有他们平时通常如何行事的资料。”


      “请说重点吧。”


      “他们在你身上实验了一些东西,”她说道,“那看起来不像是病毒,只不过是某种药物,也许能够让你感觉并看见奇怪的东西。”


      “所以你是说是那种药物让我看见Leon在那里?”


      “我很确定这一点,就像我告诉你的,Leon在你被当做人质的这段时间里一直跟我在一起。”她叹了口气,“Chris,拜托,跟他谈谈。你们两个能解决这个的;那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他的。他想要帮助你,真的。”


      Chris想到了Leon凑近他的脸,然后枪声响起,他打了个寒颤,看向了那些文件。


      Sherry看起来有些担心,但还是说道,“他会留在这里看护你。我得回去向上级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接着她站起身来。


      “他们的Boss...”Chris说道,“他们说Boss要过来见见我,在你们到来之前。”


      “是的,我们读到了那些信息,但是他从未现身。”


      “我们知道他是谁么?”


      Sherry点了点头,“我们有了一个名字:Jake。仅此而已。”


      Chris缓缓地点了点头,举起了一只手。“谢谢你。”


      Sherry有些脸红但还是微笑着握住了它,“我很高兴你还活着,Chris。我会告诉Claire你安全了。”


      Chris看着她离开,叹了口气。他试图慢慢坐起身来,虽然伴随着疼痛,但他最终办到了,然后他拿过了那些文件:上面简单地说明了一些他们关押他的那个地堡的位置,它附近城市的历史以及关于那个组织的信息和它的Boss:Jake,没有照片。


      他翻阅着那些资料,然后一张照片迫使他停下了他的动作,一阵冷颤穿过了他的脊背:一个白人,28岁,灰色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只是发型有些不同,但是他就像是Leon的一个复制品...如果他在喝醉的情况下见到他,或是在被下药的情况下...


      Chris握紧了那些资料,然后狠狠将那些纸页甩开,他用一只手捂住了脸,无法控制他自己对这世上一切的憎意。



      这之后的第二天和第三天没有任何人出现,渐渐地Chris开始认为也许他的队伍是在等待他来召集他们,或者他们只留下了一个士兵在某处默默地看护他。


      他仍然记得那一天,在晚饭之后,他终于能够从床上站起身来,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向浴室:但当他在镜中看见自己的时候,他的自信又削减了些许,那些绑带,那些伤口,那些划痕...而他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的黯淡。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刮掉了一些他那过度生长的胡须。没了它们之后,他感觉好多了。


      他离开了浴室,转身打开了门。


      Leon放开了握住门把的手,惊讶地望着他,“嘿,是你啊—”他向后一跃,躲开了一拳,然后抬起了他的腿挡住了对方的一记踢脚,那个士兵立刻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Chris...放松,是我。”


      “该死的...”Chris倚在门边,一只手撑在墙上,感到头晕目眩。


      “对不起,我——”


      “退后。”他咆哮道。


      Leon什么也没说,但是后退了一步。过了一会儿,对方并没有其他的动作,于是他开口问道:“需要我帮你吗?”


      “不。”


      “你想永远呆在那儿?”


      “如果我就想那样呢?”


      Leon叹了口气,只是沉默地望着他。


      “我不知道你在盘算着什么样的折磨,但是我确定你会找到一个新的对象来实现你的目的的,对不对?”Chris说道,站起身来,将他推开。


      “什么?你——你不是同Sherry谈过么?”


      “那不意味着我就会相信她。”


      “好吧,那么问问跟我们一起进到地堡里面的另外十二个人。问问他们在那段时间里我都在哪儿。”Leon说道,而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我会的。”


      “Chris,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不在那里,那不是我——”


      “每个人都那么说,但是对我来说——”Chris看起来十分痛苦,“对我来说那就是你。你折磨了我,你冲我开了枪...你差点杀了我。而你享受于此。”


      Leon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会儿他的衬衫,然后抬起了头来。“你知道我永远不会...”


      “我知道。”Chris说道,“我知道...而我在那几周里一直想着它,但你从没有停止过。你一直进到那个房间里去,你一直伤害着我...而你一直在笑着...”Chris因为那个画面摇着头。


      “听着——”Leon走到了他的身边,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Chris抓住了他的手腕,愤怒地盯着他,几乎像是一头野兽,“我不是叫你离我远点吗?”


      “我从来不管你的那些无意义的命令。”


      Chris攥紧了他的手,他是那么的愤怒,但那里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恐惧?怀疑?


      “你真的没能认出我?”Leon问道,他的声音和表情同样的严肃而冷静。


      “那就是你!我怎么会——”


      “你现在能么?”


      Chris的肩膀迅速地起伏着,但是他没有作答,只是盯着他。


      “你可以么?”Leon坚持道,“或者你依然看不出任何差别?”


      “我...”Chris望着他的眼睛,那同样的灰色双眼在他流血的时候靠得越来越近。


      Leon的眼神中泄露出了一丝沉默的恳求,他试图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没有用,“Chris,拜托...你不可能是认真的。”


      “换做你是我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知道你永远不会——”


      “是啊,我从前也是那么想的。直到一个月之前。”


      “你就不能——”Leon再次试图挣脱他自己,“你就不能信任我,我是指,仅仅一会儿?一个片刻?”


      “我怎么能做到?”


      “就像我信任你那样,自己来到这里。”


      Chris仔细地观察了他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很慢,很慢地放开了手。


      Leon深吸了一口气,但他并没有收回他的手,“我不会伤害你的,好吗?我保证。”


      “你真的认为那有用吗?”


      “我只是要求你不要在下一秒拧断我的脖子。”Leon哼了一声,“我只是想要你看见不同之处。”他慢慢地将手放在了士兵的头两侧,感到他畏缩了一下。


      Chris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感觉他似乎要再次微笑起来,就好像他在开枪之前露出的那同样的微笑,然后他又一次抓住了他,将他狠狠地推倒在了床上,用力将他压在身下,“如果你认为我——”


      “Chris,拜托——就只是给我一点时间!”


      “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我不...”


      “你不什么?”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你说的轻松。”


      “或是杀了你。该死的Chris,为什么你——”当他看见Chris在盯着他的时候,Leon沉默了下来。


      Chris看见了那个特工脖子上的淤青:一个手掌的形状,就像是某些人试图掐死他。他慢慢地对上了Leon的眼睛。


      对方叹了口气,“是啊,那是你干的。当我试图将你带出那个地堡的时候,在你昏过去之前。我在那里...为了救你出来。”Leon将头靠在了床上,“另一个我会允许你伤害他么?”


      Chris什么也没说。


      Leon回望着他,“为什么是我?在所有人里面,为什么他们在给你用药之后你看见的是我?”


      “那不是——”


      “那不是我,我们都知道,但现在我是我了,而我想要知道。”


      “那与这无关——”


      “告诉我。”


      “那不意味着任何事!”


      “那么就告诉我!”


      “我不知道!”


      “你知道!就只是说出来!”Leon吼道,从他的手掌下挣脱了出来,又一次用他的双手捉住了Chris的头,“告诉我,Chris。就只是...告诉我。”


      Chris再次捉住了他的胳膊,但是这次没有将它们甩开。他惊讶地望着他:一滴眼泪从Leon的眼睛里滑下。


      “告诉我为什么你看见了我,”Leon重复道,现在毫不掩饰地用一种恳求的眼光望着他了,“为什么是我?”


      Chris吸了口气,“我一直想起你。”他说道,低头看着他。“我们的一次谈话...我记不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我把咖啡烫到了我的手,然后你就走了进来。而那一刻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出现。”


      Leon笑了笑,“那是在你被他们捉住之前,Chris。”他说道,双手穿过了对方的头发。“那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谈话。”


      Chris感觉他的每一个伤口都在做痛,但是Leon的眼睛是他此时此刻唯一注意的东西,“那就是为什么...?”


      Leon呼呼笑了起来,“那就是为什么?”他反问道,“你告诉我吧。”


      “你...你已经知道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


      “你告诉我你知道,当我在那个屋子里醒来然后——”


      Leon摇着他的头,“我不在那里。”


      “但是——”


      “但是我那天的确是在B.S.A.A的总部。我同你谈了话...你告诉我我在西班牙所做的一切是很重要的。然后我问你那是否能够改变我们的命运而你说了不。我们从地狱中幸存了下来,而我们永远不能让它们接触到这个世界...那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不是吗?”


      Chris缓缓地放下了他的手。


      “而在你离开之前,你想要说些什么,但你没有。”Leon继续道,“那是什么?”


      沉默。


      “那就是你在那间屋子里看见我的原因么?”


      “我不知道。”


      “那么为什么?”


      Chris离他的脸更近了一些,但他似乎并没有注意。他只是沉默地盯着他。


      “告诉我,Chris。”


      “为什么你在哭?”


      “因为我需要知道,因为——”Leon迅速地吸了一口气,“因为我不想要失去它,不是像这样。我不想像这样失去你。”


      Chris感到他的眼睛湿润了。“你在那里...你在那里是因为...”Leon稍稍抬起了一点头,“我看见你是因为...因为我——”


      Leon微笑起来然后吻住了他,在吻中感受到了他们两个人的眼泪。


      Chris品尝了一会儿这个吻,然后慢慢地退了一点,直到他能够看到他:Leon在微笑着,但那没有任何一丝享受或者疯狂的笑容的影子。他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


      “不必。”


      “我很抱歉。”Chris再次说道,紧紧地抱住了他,将他的泪水藏在了对方的脖颈之间。


      Leon回抱着他,闭上了眼睛,“我也爱你。”


END


评论(5)
热度(80)